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20-03-31 04:01:02  【字号:      】

████专业棋牌游戏在线竞技平台,提供免费游戏中心下载、免费棋牌游戏大厅下载、棋牌单机游戏下载、棋牌游戏大全免费下载,快来免费下载。████6临川是浑浑噩噩出去的,今天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他必须要一段时间好好处理一下。等人走了,系统才低声问道:“宿主大人,眼看着男主要跟你亲近了,您为什么又要把人推开了?”“呀宿主大人,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欲拒还迎?”时离:“……神一般的欲拒还迎啊,不过……啧,这么说起来,其实意思也差不多。”系统:“?什么意思宿主大人,难不成我猜对了?”时离:“算是吧,不过我本来也没什么要遮遮掩掩瞒着的意思。6临川好感度已经差不多破了五十了吧,那就正是兴趣最浓厚的时候。”“此刻要是不趁机提要求,敲打调教一下,要是在多一点好感度,绷不住了,会出大事的。”“我好像没有播过好感度吧,宿主大人您怎么知道男主好感度已经百分之五十了。”“直觉。”系统:“……”神特么的直觉啊。不对说起来每次宿主大人的直觉,还真的挺准的,而且还是非一般的精准。“那……那会出什么大事?”“不是说过了么,如果马宝心知道我和6临川关系变亲近了会怎么样?甚至我们快要谈恋爱了会怎么样?”系统理所当然道:“当然是怒气冲冲找男主退婚啊,这样岂不是便宜了我们宿主大人,正好解决麻烦。”时离:“……”直觉告诉她,自己不要跟这个蠢系统继续聊下去了。完全就是对牛弹琴。哦不对,对系统弹琴。马宝心会找男主退婚?不可能的,马宝心怎么说也是个女主命,女主最会的是什么?忍辱负重啊。她会藏起来所有的仇恨,最后全部泄到时离的身上,倒霉的是她!而且最后马宝心报复起来,还特么名正言顺。因为某种程度上而言,时离要是真的和6临川有什么了,那就是个小三。就算他们还没结婚只是订婚,在强大的女主光环下,她说是小三。那时离就绝对是板上钉钉的。别说时离怎么知道的,上辈子赵落雨怎么死的,不就是死在强大的女主光环下面的?所以她对马宝心,其实比想象中的还要警惕一万倍。时离是什么人,真实的人格操控这些东西其实早就可以说是无所不能。现在虽然丢了记忆,但是在真是人格百分百认真的对待下。那马宝心想要作妖?呵呵,做梦!现在……要借住男主的手,先一步解决了他们的婚姻关系,她才能进一步名正言顺的上位!不过,接下来的重点,也不是6临川了。时离躺在床上:“说起来,我哪个黑心的伯母,应该要来找我了吧?”“铃铃铃……”话音一落,手机顿时就响起来,看着对面的来电显示,时离弯了眼眸。“还真巧呀,说什么就来什么。”手机上显示的,正是伯母。一接电话,对面就劈头盖脸一顿痛骂。“赵落雨你要不要脸,算个什么东西!”轻轻的靠近,声音有些呜咽,但是每个字都说的非常认真,说完似乎是还害怕她不相信,那清亮的眼神,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她,轻轻的笑着。又反复的重复,“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轻轻额头就靠着她的额头,两个人额头贴着的感觉,仿佛能听到彼此心跳的声音。温情的不像话。林时深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时候,心情温暖,就像是是个诗歌一样,上面的每一个字眼,都承载者满满的情绪,就连念出来的声音,都是甜的。像是裹着蜜糖一样甜。“鹿鹿……”他的眸子逐渐的更柔和了起来,“我可以抱抱你吗?”柔声的请求,加上低音炮的低沉嗓音,那比情人的蜜语还要更动听的声音。叫人根本难以拒绝。这样的男人,多少人的梦中情人,此刻低头请求抱你……啧,这样单纯到有点过分的请求,却莫名其妙的,叫人的心口有些砰砰……砰砰,仿佛是在跳呢。想抱,不给抱!就在林时深,伸出手,控制不住的哆嗦着,想要抱住她的时候。下一瞬间就被一双柔嫩的掌直接贴住了脸。然后,硬生生就往外挤!“不可以!”时离面无表情的直接拒绝,直接就把林时深更加往外推开了些。“想什么呢,第一次见面,林时深你能不能稍微注意点分寸。你现在就有点流氓了啊!”在这样一个破工具房里,到处都是冷冷清清的,外面的体育场已经开始散场,走廊里传来熙熙攘攘的人声。在这里面抱抱……看起来是挺纯洁了,但是要被人看见了,那只怕就不是这么想的了。时离可没有这种爱好,“别胡闹了,咱们两个纯洁的很,别闹的好像真有什么事一样。这样可就不礼貌了。”林时深愣了一秒,顿时也局促起来。抱一下……果然,是很过分啊。她斜眼睨着那边有些委委屈屈又强忍着不动的林时深,摸了摸他的脸,终于还是叹了口气。“林时深,你别怕,不用再确定了,我是沈见鹿。”“我在这里,就在这里,我们的……”“时间还很长。”她的每个字,像是清泉流水流淌而过,渐渐的流淌到四肢百骸,将热烈的燃烧的火焰渐渐浇熄。林时深这辈子很少流眼泪,但是莫名其妙的现在就总是觉得想要崩溃。眼睛总有些酸酸涩涩的。鹿鹿懂他。鹿鹿是他捧在心尖上都小心翼翼的人啊,怎么会……全天下怎么会,有像她这样懂她的人。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却也不是第一次,对于林时深而言。这是克制了好久好久的,见面的礼物。第一次看到他的鹿鹿,抱紧他的鹿鹿,亲吻他的鹿鹿。是林时深在抱她,是真正的再抱她。心里却还是空落落的,想要更渴望更靠近一点,因为害怕啊……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害怕,也许是某种偏执也许是因为某种癖好,就想要更进一步的确定……林时深嗤嗤的笑了一声,低头又吻了吻时离的唇,轻笑着开口,“好,时间还很长,鹿鹿……我不会后退,只会一步步朝你靠近。”所以不要急,要忍一忍,捕捉猎物的时候,一定要耐心。

人就是这么一个无比贪婪的动物,遵循本性,以前分明只是想要说看看就好了,后来就会想着,如果只是看看,那多不满足啊,要是能够再抱一抱,那自己死了也值了。但是后来如果真的抱上了。又会觉得,那要是能够亲一亲,那真是,下辈子死了都值得了。还不够啊,那么软,那么软,还不够啊!人啊,永远都不知道餍足。可是如果这个不懂的餍足是放到她的身上,权奕泽愿意自己永远都是如此。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矫情、什么傲娇、什么自傲。现在他的视线里、他的世界里,满满当当的都只剩下了一个人。然后轻轻问她。“喜欢我吗?”时离现在简直大脑缺氧,甚至根本没有力气推开这个家伙,手渐渐无力,然后在濒临窒息的边缘,这家伙才终于给了她说话的空间。时离勾着他的脖子,轻笑道:“不喜欢。你会停下吗?”会停吗?可能吗?谁知道呢。权奕泽也莫名其妙的被他带着,也跟着轻轻的笑。头顶是暖黄色的室内灯光,此刻在时离的眼中,却模模糊糊的莫名。“我的台词本还没有收拾好呢。”时离抱怨。“那还收拾什么,我重要还是台词本重要?”时离:“……”一声不,但是那诡异的眼神分明是在说,真好笑,你居然拿你自己跟台词本比!你能比得上台词本吗?!权奕泽:“……“气死他了,气的骤然了狠,但是又拿这个女人根本是无可奈何,这个样子啊,出奇的可爱。他的头还没有干透,软软的带着一点湿气蹭在皮肤上。说不出来的舒服,这个男人,此刻的神态啊。跟以往的有点自傲的天真少年模样真是迥然不同。因为隐忍,而绷紧的神态,背对着灯光,面容上精致的五官。就像是原本在精致又灵秀的山水画上,重重的滴落了一抹红墨,顺着水渍妖娆的晕染开。原本的山水瞬间染上了红雾,变的……妖娆、潋滟,灵气而又……艳丽逼人。绝世无双。好像,这才是他,真正的他。要潋滟又凶狠,如同凶狼,一口咬下,拆吃入骨!你胡说。“权奕泽的手指寸寸收紧,“分明就是我更重要,你不准胡说,你只能有我,坏女人知道吗,你只能够有我!”“我又没说不能有你……”时离翻了个白眼,这家伙总是有着把话题突兀转移的能力,踮起脚尖亲了亲她的嘴,其实有些敷衍的样子。“好啦,是你是你。”叫权奕泽恍惚有一种天荒地老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种情绪的渲染,叫他情不自禁的缓缓附身到了她的耳边。情到深处,自然动情,将压在胸口沉淀了好久说不出来的话,在这一刻终于是全部都喷薄而出。他满足的喟叹了一声。“李裘然。”又轻轻笑着。“我有点喜欢你。”哦不,岂止是有点。是很喜欢,喜欢的,几乎快要了命。“正在为宿主大人加载后续记忆,已经全部加载完毕!”时离瞬间了解到,自己所在的星球,是位于星际联邦的中心,最大最闪耀的星球,柯克星。他们是一种异星人,很多都是动物演变而来的,可以变成人型,也可以变成原形,就是一只巨大的动物了。像是刚才所看到的豹头人身的这种,是实力还不够,没有得到更好的基因药物,所以没有完美演变、整个星球的人,最少的都是三米以上,以娇小为美。所以第一次看到时离的时候,显然是完全的震惊。“太娇小,太可爱了吧!真的成年了吗,我不相信!不可能吧,成年了会有这么娇小的身体,这么软嫩的皮肤吗?感觉像是豆腐一样!”猫小姐不由得出赞叹。时离身体骨龄刚刚十八岁,身高一米六左右,不算高不算低的身高,可只有……他们这些正常的一般高。说好听点是萝莉,说难听点,分明就是侏儒。时离一声不吭,但猫小姐却喜笑颜开的走进来,“默默,太高兴了,你好,我是猫咪,很特别的名字吧?我为自己能够得到这么特别的名字而感到光荣!”时离:“……”猫咪!嗯……好特别名字,地球上大概也就是所有猫都叫这个吧。她敷衍的伸出手过去,“你好。”猫小姐看着她软软嫩嫩的小手,眼中的红心赞叹都快要满溢出来了。“这是地球的礼仪吗,啊啊啊……好可爱啊,声音怎么也这么好听啊,好小的小手啊,又白又嫩的,嘤嘤嘤,好开心,好想摸!”她的脸上飞上红晕,露出满满的遗憾,“可是没办法,联邦规定,对成年那天未曾婚配的女性,都不能被任何异性接触。我暂时不能碰你!”“异性?”时离歪着头,看着那位猫小姐快要冲天的胸,还有那臀部……“你……是个男的?”猫小姐点头:“是啊……嘿嘿,大胸是人家的爱好啦……现在不是流行女装么?”时离:“……”看来她真的是在低级位面待太久了,陡然面对这么多刺激又辣眼睛的画面一时间……有点接受不了。高科技真厉害!“为什么不能被任何异性接触?”“因为成年的这一天,就是你们的相亲之日啊,我这次来找你也是这个原因。不能错过这么盛大的相亲仪式。”“我们联邦是不允许有单身的哦,以前是可以到政府直接领对象,随即匹配。后来经过人们的强烈抗议,改成自由相亲会啦!希望我们可爱的默默,也能够遇见心仪的异性。”猫小姐笑着,“偷偷说,听说元帅也会来哦!”“元帅这都是第十年参加相亲会了吧,一直都没有遇见合适的,要不是因为他是元帅,估计也扛不住了。我听人说,今年元帅要是再找不到新娘,可能会被民众推举下位!”豹子头小哥说着,偷偷看了时离一眼,脸上飞起来红晕,“还有,我……我也会去哦……”按照往常权奕泽的脾气,只怕真的甩头就走。可是他……偏偏不!决定等会再跟这个女人计较,先把眼前这个不要脸的智障解决。可他还没开口说话,萧制片就先邀请道。“原来是这样,那还真是可惜了,这底子有大火的趋势呢。不过也可以认识一下,你好你好,我正想要送李小姐回去呢,要不然一起搭个便车一起走吧?”“不用。”权奕泽傲慢的抬头,“我有车,比你好。”顺着眼神往旁边看,一台骚气的玛莎拉蒂跑车停在门口。限量款。五千万以上!萧制片脸色一僵,喝!这么有钱的啊。对比之下他这一台大众简直寒酸。“比你有钱。”权奕泽可没有什么好脸色,冷漠的警告萧久,“离李裘然远一点,否则我让你连大众都开不了!”对方实在太不客气,咄咄逼人的一点脸面都不给。萧制片脸色有些难看,心里头冷冷哼了一声,估计是哪里冒出来的富二代吧。有一点钱就张扬不已,再看向时离的目光就隐隐约约带着一丝鄙视了。富二代和女明星,通常都不是什么好故事。之前还为自己误会了李裘然而有些愧疚,现在看来,她也不是什么好鸟。李裘然一看就知道萧制片误会了,但是她并没有解释的打算,当明星时间长了,被误会的事情不要太多。见一个解释一个,累都要累死。可李裘然不说话,旁边的权奕泽却是不爽了,他倒是没有想到更深的包养的地方。只是……他不客气的踢了踢萧制片车门,“谁让你用这种眼神看李裘然的,她也是你能鄙视的?除了小爷没人有资格鄙视她,再看一眼,小爷立刻把你眼珠子挖出来!”他不是威胁,他是真的有这个冲动。坐在这里的萧制片被他眼神一看都有种莫名寒的感觉,虽然心里头气氛,但是这个男的非富即贵,不管有没有钱,都是他惹不起的。只能冷笑着哼了一句:“难怪之前春风得意,原来是找了个金主,李裘然你也不过如此。”硬着胆子说完,直接踩着油门就跑了。他跑了,权奕泽不爽了,当时就打了个电话出去。“孙助,找一下哪个叫萧久的,他……”“算了。”时离直接不客气的拿过了权奕泽的电话,一下给摁断了。“说我的人又不止这一个,你挡的了今天,能挡的了明天?挡了这一个,明天又来一千个怎么办?没必要。”电话对面的孙助简直一脸懵逼,怎么回事,谁胆子这么翻天,竟然敢抢了小少爷的电话强行挂断。这是太岁爷上动土,完全找死吧?!正在给时离点蜡烛的孙助可看不到,权奕泽脸上一点怒意都没有。相反格外的一本正经。他哼声道:“怎么挡不了,有一个说你,小爷我封一个的嘴,有一百个说你,小爷我封一百个的嘴,有千千万万个人说你,小爷我就能封千千万万个嘴!”“神来当神,佛来,我也能杀佛!这又如何?!”

刚才出的炮弹的声音一个个不是针对丧尸,似乎针对的就是萝晚晚啊。“有点意思。”衍世乖乖巧巧的样子,但似乎比时离知道的更清楚,“刚才出响声的人就是被背着的那个男人,刚才的攻击似乎是针对萝晚晚的。”“我知道,她死了。”时离可惜的语气不冷不淡,扫过那边的尸体。又转回看到被那一群丧尸包围着的吴琪他们。“他们顶不住了,被背着的那个男人体力已经耗尽,吴琪他们又没有什么实力,不到一分钟,这一群人会全死。”衍世乖乖的在旁边,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乖巧的听她说话。反倒是让时离多了几分兴趣,“你为什么不问我要不要救他们?”“小晴天想救的时候就救,不救的时候就不救,你要是想救他们,吩咐我过去,就是了。”衍世歪着头,反而有些疑惑的样子:“为什么要问呢?”时离愣了愣,失笑道:“是啊,我糊涂了。”眸光所及,玲玲现在已经成了唯一的努力,能力有些易变的它能够暂时抵挡一两个丧尸的侵袭,可周围已经涌来越来越多的丧尸,呈包裹趋势,将他们完全的围裹了起来,他们逃也没办法逃,只能在原地等死。玲玲绝望的在哭,反倒是一直都在大呼小叫,像大小姐一样的吴琪神色冷静,背着后面的男人目光坚定,一副十分满足的样子。这叫时离心中一动,她歪过头道:“衍世。”“在呢!”衍世立刻高兴地答应一声,“小晴天有什么吩咐?”“我可以救他们吗?”时离问着。这个问题有点奇怪,衍世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飞快地给出了答案,“如果我去可以,可是如果小晴天去的话只怕不行。小晴天比刚开始的时候要厉害许多,但那边的东西太多了,你扛不住。”系统在旁边一头雾水,还觉得是主神大人回答错了问题,嘀嘀咕咕的在说着:“宿主大人,当然可以救啦,虽然那些人是个坏人,但也不至于十恶不赦。”时离点点头:“果然还是衍世懂我,那就衍世帮帮我吧。”系统:“???”难不成我猜错了?宿主大人刚才不是这个意思?怎么可能,我可从来都是宿主大人最贴心的小棉袄!“我因为现在等级和实力的限制,的确没有办法过去救他们,可我还是想尝试一下靠自己,但是需要借助衍世你的力量。”时离根本就没有搭理系统的嘀咕,眸光灼灼地看一下那边惊艳绝决的少年。“你可以帮我吗,衍世?”那个女孩脸上没有笑容,嘴角却似笑非笑的勾起,眸光带着审视。她的五官绝对不是最好看的,无论哪一个组合起来都很普通,可无论哪一次看上他的时候,却像有磁石一样吸引他的目光。一次看到一次比一次久,一次比一次深。他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当然可以,就算要我的命,也可以。”许琅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歪着脑袋,从刚才的愣神之中清醒过来,就那么似笑非笑的看着。旁边的周进怒道:“老师你疯了,是不是不想干了,你知道你对付的人是谁吗,你知道……”“你这位同学。”时离拨了拨头,黑色的长在指尖摩挲,往后拨弄的瞬间,锐利冰冷的眼神瞬间逼近周进,“还没到你提问的时间,嗯?不着急,一个一个来。”竟莫名有点叫人胆颤!仿佛叫他看到了怒时候的许琅,同样的,叫人不由自主想要后退害怕的眼神。可气氛稍微有点缓和,显然还是将时离的注意力暂时转移的过去。周进咬牙,“当老师的,难道不是回答学生的疑问更重要?陈老师,要我周进服你很简单,回答我的问题!我问你,你知道人体的头有多少根吗?”“嗤——”在别人没看见的角落,许琅微微嗤笑了一声,有些不耐烦转过头,径自就坐下了。似乎……有点生气?本来都等着看老师的笑话,谁知道,时离紧接着毫不犹豫脱口而出,“8oooo--1ooooo!”周进一愣,“卧槽,你这都知道……慢着慢着!那我呢,我的头,呵呵,你知道有多少根吗?”时离继续毫不犹豫:“62899!”周进又一愣,“你怎么知道!不对,人体的头你刚才不是说是8ooo-1ooooo吗!怎么我只有62899!你在胡说。”“我有没有胡说,你可以数数看啊。”时离耸耸肩,“至于为什么你……只有这个数字,唔,很简单啊,真相就是——你是个脱少年啊。”周进:“……”去他妈的脱少年!他骤然回头满脸委屈,“琅少!我搞不定了,你……你直接开除她吧!她诬陷我!”话音刚刚落下,他惊讶的现,刚才还站在讲台上的陈晓星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溜到了许琅的桌子旁边。她瘦瘦小小的,可面对坐着的许琅,她竟是居高临下的。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手就拽上了许琅的领口,竟然硬生生直接吧许琅给提了上来!这女人力气贼大,许琅都还没有回过神来。两个人的距离很近,被她拎起来的时候,两个人的身高差顿时就明显了,从原本的时离居高临下,现在被许琅蹭蹭的高出一大截。她站在许琅的胸口位置,暗暗决定,明天要穿个高跟鞋!“谁叫你坐着的?不是让你站着的吗……”时离不耐烦的警告,声音愈冷淡,正要继续说,系统的警报疯狂响起。“滴滴,察觉宿主大人不良意图,请注意影响,您可是要成为国家优秀教师的陈晓星!白莲花好老师可不会当众警告、体罚、对学生动手!”时离脸上冰冷的笑容在那一瞬间就融化了,她拍了拍许琅的肩膀,细声细气的无比温柔道。“你刚刚坐下都吓着我了!老师没怎么样呢,就是想要你把书捡一下,好不好?”她抬头,声音又柔柔,仿佛是看不清楚,又凑近了许琅几分。“许琅,可以请你……捡一下书吗?”




(棋牌泛目录)

附件:

视频推荐

专题推荐

相关新闻


© 棋牌程序:仅供棋牌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