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威武音响哪里卖

文章来源:威武音响哪里卖    发布时间:2020-04-03 08:12:10  【字号:      】

威武音响哪里卖████专业棋牌游戏在线竞技平台,提供免费游戏中心下载、免费棋牌游戏大厅下载、棋牌单机游戏下载、棋牌游戏大全免费下载,快来免费下载。████(一) 为什么我们不能永远在一起? 看到阳台上那盆长满绿叶的彼岸花。 离花开,还有很久吧。木晓轻声呢喃。那惹眼的绿叶,都快灼伤她的双眼。 这株彼岸花是一个身着绿衣的奇怪少年送给她的,那少年总是在出乎人意料的时候出现,可能,转眼间,他就不见了;但,也有可能在下一秒就出现在她的身后。 嗨!曼珠!正望着彼岸花出神的木晓又被楼下少年惊到。 曼珠,好巧啊,竟然能看到你。少年的声音干净、阳光。 巧?分明就是特意来找木晓的好吧! 木晓涨红了脸:说过多少了里,我叫木晓!少年仰头对木晓微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可是,我喜欢叫你曼珠。木晓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哼着歌跑下楼去给他开门。虽然他有些讨厌,但每次见到他,都会心情大好。打开门,少年已经站在院内,木晓吓得不轻:你你怎么进院里的?!少年指了指院墙:翻墙的啊!好身手啊,不当小偷真是可惜了。沙华,你能不能做些正常点的事情啊。木晓对他翻白眼。沙华走进客厅,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你是要喝水、喝水、还是喝水?木晓倒了三杯水放在茶几上任他选。沙华直接忽略了这个无聊的游戏,去冰箱拿了瓶芬达。曼珠,真乖啊,上次让你准备芬达,你就买了这么多。沙华冲她笑了笑,一脸天真无邪。他喜欢绿色,就算喝,也要喝绿色的。曼珠,我想和你一起上学。正在吃薯片的木晓被呛得不轻,一直猛烈的咳嗽。不要吧,我们又不是很熟她可不想唯一可以不接触他的地方也被他破坏了。我原本美好安静的生活啊!你去哪儿了?木木想你了 TAT木晓在心底哀嚎。突然,一只手揽过她的头,随后,一个温热的东西贴上她的脸颊:叭叽!木晓瞪向沙华,沙华正坏坏地盯着她。曼珠沙华作势又要亲她。好吧好吧,不过我可有个要求。木晓无奈地看着他说哦,是两个。什么要求快说,我什么都答应的。沙华捣蒜似的点头。第一,不许叫我曼珠,本小姐叫木晓!嗯嗯。沙华配合地笑了笑。第二,不准表现得过分亲热,我本身和你不是很熟;第三,不准神出鬼没地出现在我身边;第四,不准翻墙进我家院子第九十九,我说什么你都照做。好了,我的演讲完毕,鼓掌!转身,沙华已经打起了呼噜。木晓一脚踹了过去:沙华,你答应吗?沙华揉了揉眼睛,看了看木晓:嗯嗯,我什么都答应。木晓继续吃着薯片,而沙华却注视着窗外。阳台上的那株彼岸花,叶子越长越茂密,密的让人透不过气来。三个月,只有三个月的时间,就会到夏季了沙华凝视着木晓为什么,我们不能永远在一起而正聚精会神看着偶像剧的木晓却没注意到他正看着她:沙华,沙华,你看,男一好帅哦!男二也不错高三之前的落落与高三的洛洛似乎是完全变了样子。  高三之前,我们一起逃课,一起以不交作业来表达对这种对中国式教育的不满。  那时洛洛的学习很好,每年拿奖学金。但是落落不在乎这些。  她追求的那种美好是我们所不能想象的。  她崇尚自由。  她不会因为高考而放弃什么。  我生病时她会放弃一周的功课来陪我。  会变着花样讨我开心。  会陪我吃我喜欢的零食。      我不知道为什么升入高三后的洛洛会把无关学习的一切都放弃。我不知道。也不必去问。她意志坚决的拿起那把寒气逼人的大刀,刷刷刷把她与我的世界分开了。  洛洛变得话很少。  我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去教室,一个人逛街,一个人逃课坐在池塘边柳树旁画日落。  我觉得那时的我与平时的我不一样。  那时的我不需要考虑平时的我是多么孤单,不需要纠结于与洛洛的关系。  那时的我是无忧无虑的。  就像以前洛洛在身边一样。  当一个人忧伤的时候,就会喜欢看日落。  不知是不是这样。  每天下课落落都会从题海中抬起头,笑眯眯地说:小晗,帮我带饭吧。我会朝她笑笑,默默接过她的校园卡。  一个人走在路上,我突然感觉,洛洛是对的。也许她在追求她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竟有些难过。因为我谅解了她,证明我们之间是真的不可能像从前那样了。  来到食堂,看看周围千篇一律的菜肴,竟一点胃口都没有。  给洛洛打了最喜欢的菜回到教室,她依旧笑脸相迎,说:谢谢!  这句她从未跟我说过的话。  今天的落日依旧有些凄美。像往常一样,发呆似得看着,竟忘了提笔。待反应过来,夜已渐漆黑了。  起身撞上了清澈的眸子。  是A班的宏。我们礼貌的打了招呼。然后收拾东西我收我的画板,他收他的辅导书。  这样的结果真有些可笑。  按照剧情应该是起身收拾书,然后两人并肩回到教室,或者宏为我辅导功课。可,都不是。  那不可能是我,那是洛洛,现在的洛洛。  今天怎么没画画?宏很自然的靠过来。  我笑笑。  是不是有心事?  算吧。  关于谁?  一个朋友。  重要么?  是。  那么你应该找他谈谈。  不必了。  他侧过头来看向我。  有些事情是不需要讲开的,这样反而尴尬了。  他点点头,像在思考一个问题。

威武音响哪里卖夜已深,独自难以入睡。推开窗户,看到星光点点,而你是最亮的那颗吗? 记得第一次见你,是在初三,我战战兢兢地站在你的身后,看同学们一个个报到注册,而我的名字后是大大的空缺。是的。我胆小怯弱,而且因为没有钱交学费,我不敢开口跟你讲话。就那样一直站着,站着。 后来,你发现了我,微微一笑,问:报到了吗?我摇头。你又问:有困难是吗?我点头。跟我来!当我从学校的某个角落里面拿出藏着的被褥时,我看到你眼里的泪光;于是我再也忍不住大声痛哭起来。你接过被褥,拉着我的手,朝宿舍楼走去。 我一直认为我是那种固执的孩子,没有人能融化我心里厚厚的冰,但那天,我看到一个高大和一个瘦小的身影并行时,似乎也听到了冰化水、水落地的声音。 就这样,你走进了我的生命! 我开始期盼上你的课,翘首希望看到你,那样我才不会在人群中感到孤独和恐惧 。虽然我坐最后一排,但我比谁都认真,因为我怕你忽略我、忘记我,怕你因为我不听话而不理我。 一个阳光很好的日子,你说了一句话,而后热泪盈眶。当你开始宣读名单,我感到心里很恐慌。当你读到我的名字,顿了一下,我手中的笔啪的一声落地。 我去问你,可不可以不离开这个班,你摇头:学校的安排。没办法。你把我送到对面那个教室门口,说了一句话:放心去吧。我会照顾你的。 两个班级之间,隔着一座天桥,很短,却又很长。我固执的选择了靠门口的位置,那样我可以看到你的一言一行。我常常看着对面的教室发呆,像在仰望遥不可及的天河 和住在天河里的人。那里,曾经是属于我的啊 ! 你偶尔会过来看看我,也只是看而已。每次目送你离去,我心里都有说不出的滋味。感觉自己像一个无端被抛弃的孩子,孤独,无助。 一次老师让我在讲台上给大家讲语文的学习方法,我说:我之所以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归功于我有一个那么好的老师我习惯性的抬头去张望,看见你正在朝这边走来,就那么一瞬间,我愣住了,无言了,我目光跟随着你的移动而移动,然后泪如雨下。 每天晚上,我都会趴在宿舍的窗口背书,没有灯光,然而我坚持了一年。只因为那是你晚上回家的必经之道。我习惯了看着你从远处走来,高大的身影在昏暗的路灯下先缩短,再拉长,然后消失。 一个下雪的晚上,我看到你那么艰难的在行走,几何时,你变得那样憔悴,我忍不住又哭了。你发现窗口有人,关切的问:这么晚了还不睡,有事吗?我把头缩回来,泪水砸地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是那样清脆而又空灵。 我也习惯了在阳台上读书、写作业,确切的说,是我习惯了在注视着你和在你的注视下学习,而阳台,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中招结束了,成绩下来了,我忧郁的站在教务处,不想去看,也不敢去看。一个老师走过来,兴奋地合不拢嘴,考上了!考上了!重点高中!太好了!我礼貌性的回之一笑,继续着我的忧郁。你走过来,沉默。我的泪水又一次滑了出来。你开口了:想哭就痛快的哭吧,知道你很苦,把那些委屈都哭出来,会好受些。 于是在那样一个午后,一个柔弱的女孩,在她依恋了一年的老师,不,是高大的男生面前,肆无忌惮的哭了好久。 后来的几天,你借口说很忙,让我帮你做些事。当离别的气氛掩饰不住的浓重时,我默默地做事,默默地流着眼泪,默默地想,就要离开你了,真的好舍不得。 毕业舞会上,大家七嘴八舌,说我考上了重点,无论如何都要唱支歌。好吧,为了我们的相逢,我愿意,那就唱《相逢是首歌》吧,但一定要有一个主角。我在等,直到最后,才传来你的消息,说你正在筹备婚礼,不能来了。 站在舞台上,我久久才开口: 我最怕,最怕烟雨蒙蒙// 看不清,看不清你的身影 我的青春,我的青春终于还是在泪雨磅礴中收场。别了那场舞会,也别了我那青涩的、经不起风雨的年少时光! 如今来到远方这个陌生的城市,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每每仰望夜空,我都相信,浩瀚的星河中,有两颗星,有他们彼此才知道、才能理解的故事!不是吗?

威武音响哪里卖一时间:2012年12月5日下午放学后。 办公室里,虚心好学、乐于探究的木子老师正在与含林老师研讨问题。她满脸虔诚地把一道难题送到了含林老师的面前。只见含林老师歪着头,略扫一眼,便高高扬起他那肥大的手掌,接着用力向下一挥,随即口若悬河、声如洪钟,半分钟不到,问题迎刃而解。但木子老师似乎仍有所疑,低声问道:清政府也是中国的代称吗?是!清政府代表的是中国,当然是中国的代称!含林老师态度是那么的果断,语气是那么的坚定,仿佛一位大将军在发号施令一般,哪有你半点质疑的余地。木子老师笑了,她更加佩服博学多才的含林老师了。想那清政府也在暗自窃喜,它为今天能加入到中国之代称的行列而感到无限自豪。 可惜,仅隔一夜,它却被除名了。 二时间:2012年12月6日清早上课前。 办公室内,我与木子老师端坐办公桌前,专心办公。随着一声门响,含林老师走了进来,只见他在狭小的办公室里踱来踱去,若有所思。一会儿,他坐了下来,神态庄重,表情严肃,与往日的热情奔放,不拘小节的含林老师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我正暗自诧异,含林老师开口了:木子老师,昨天下午我们说的清政府不属于中国的代称那言语一字一顿,那声音缓慢、低沉,并充满着深深的歉意。话没说完,善解人意的木子老师立即巧妙地转换了话题 看着眼前的此情此景,我顿觉一股暖流涌遍全身。是啊,以前那个治学严谨。谦虚谨慎的含林老师并没有离去,他仍在我们身边。 窗外,冰天雪地,寒气袭人; 室内,春意盎然,其乐融融源于烟花三月,梦里的一个夜。 ■一 夏盈盈在那天下午和我提出了分手。 她不像其他女孩子分手时把场面弄得那么轰轰烈烈,叫那个男孩多么难堪,多么难以收场。她只是默默地把自己的车钥匙给了我,那是我用做兼职挣来的钱买来送给她的,我一直把它当作我们的定情之物。夏盈盈不是一个喜欢化妆的女孩,因为她知道,我不喜欢那些浓妆艳抹,衣着时髦,高跟鞋咚咚咚地敲着水泥路面行走在校园里的女孩。可是那天的下午,我觉得她好像化了点妆,因为我从她的脸颊上看到了泪水流下来冲走胭脂粉印出的两道泪痕,我想她一定是哭了很久,如果是往常,等我说些好话,逗她开心后,她很快就会依偎到我的肩膀上来。可是这次我却无动于衷,因为我觉得事态似乎已经严重到无可挽回了。她一言不发地把钥匙塞到我手中,瘦小而颀长的身影转眼就被教学楼前熙攘的人群吞噬,看着她楚楚可怜、偷偷抹泪的样子,我木然到不知所措李若兰是刚刚转到我们专业的一个女孩,我弄不明白这样一个大胆开放,行为举止大大咧咧的东北女孩怎么会有如此一个诗意的名字。是朋友叫我帮忙照看一下她的,她人也很实在,刚到我们系里,就直接打听找到我。在自习室门口,一身休闲打扮的她,背着大大的旅行包,眨着明亮而有神的大眼睛,不卑不亢地向我介绍自己:你好,我叫若兰,家住东北,以后请你多多关照!说罢,她就伸出了手,我不是那种见了女生就脸红害羞型的男孩,可是当时的情景我真的有些窘然。帮她安顿好的几天后,她有事没事总是给我电话,要么是嚷着抱怨学校食堂里的饭多么不堪入口,要么是埋怨宿舍里的外乡人素质太低吵得她睡不着觉,都是一些在我看来的无关痛痒的琐事。倒不是不喜欢她喋喋不休的絮叨,实在是因为夏盈盈的存在,我不得不在和女孩交往时有所顾虑。我虽说是一个很会讨女孩子欢心的人,但是却很少去主动找过她。毕竟我喜欢的只是夏盈盈,而且我们已相识相恋了三年那天早上我刚下自习,若兰就在楼梯口把我拦住,劈头就问:还说你是大头(介绍她给我照看的朋友)的铁哥们,你就这么关照我?我停下脚步看她,她穿着拖鞋,衣衫不整、一身狼狈的站在楼梯的台阶上,平时疏得很整齐的学生头杂乱无章的垂在胸前,满脸无辜的样子。我略感困惑而又有些担心,急忙问到:啊!怎么回事?你还说呢?今早上我刚要起床,谁知道开水壶没热水了,我急着上课,头发都没来不及疏好,就这样子去打水。谁知道今天太晦气太倒霉了,莫名其妙的摔了一跤,水壶都碎了。她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委屈。要是我面前的是夏盈盈,我马上会一串串的妙语连珠,滔滔汩汩、好话连篇,直到哄得她破涕为笑为止。可是面对这个初来乍到,我又还不太熟悉她性格的女孩,我实在没敢把自己的这些优势发挥出来。不要紧吧?我问道。 也不要紧,就是腿摔得有些疼她的语气中又满是倔强和无所谓。 不过我刚买的水壶就太可惜了!我刚准备关心一下,被她抢了话头。 要不去医院看看吧?我提醒道。 没事儿,我们东北人吃的是大葱大蒜,大冬天零下好几十度都冻不着,身子骨结实着呢!不过,你可得给我赔礼道歉哦!我一时还没反应,她又接着说:说吧!请我去哪里吃夜宵? 我被她弄得有些茫然失措,无言以对。楼道里有好些认识我的人,我怕引起误会,忙岔开话题,先走吧!这里太冷了,你换件衣服再说吧!听到我关切的话,衣着单薄的她也感觉确实有些冷,她就随我下了楼。边下楼,我心里边嘀咕:说好今晚陪夏盈盈去看《隋朝来客》的,可是现在看来,这个姑娘是不想成我之美了,难不成我要牺牲自己?路上,我刻意和她保持距离,生怕会被突然出现的夏盈盈撞见,尽管我并没有什么想法,可是夏盈盈是个很敏感的人,以前我和班上的女同学一块嬉笑打闹时被她碰巧见到,一连好几天不搭理我,谁知道这次她又会有怎样的举动。等穿着拖鞋的若兰气喘吁吁的追上我,我已经站在离她宿舍楼不远的一个阅报栏前等着了。 我对嘟囔着嘴、满脸愁容的若兰说:去换件衣服,收拾一下吧!我在这等你,一会儿请你吃宵夜,算是给你赔礼道歉了。不过,你我突然又后悔说出来的话,想找个借口推辞掉。 怎么?有什么事?她一脸疑惑急切地问道。 没没事,你赶紧收拾去吧!我怕被她弄得下不了台,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话音刚落,她一把拉住我的胳膊,欣喜若狂的大声喊道:谢谢,万岁!等我,我很快出来!话还没完,她的一只脚就已经挪开了。看见她走远了,我有些忐忑不安、做贼心虚地给夏盈盈发了条短信,告诉她说班里有事,今晚走不开。她也没有多问,很快就回复说知道了。坐在餐桌前,她一改先前豪爽的风度,有点搞笑地做了个服务生迎宾的动作,彬彬有礼、煞有介事地说:你做东嘛!所以,请你点菜吧!看着她的姿态我不禁失声笑了出来,我拿过菜单,点了几样素菜。我知道这个时期的女孩子一般都是比较倾心于素食的,以便保持身材的完美,就像夏盈盈在我们一起吃饭时,总挑青菜吃。当然我还特意叫厨师多放些大葱和大蒜。不一会,菜就上齐了,我叫她快吃,她却迟迟不动筷子,我多么想早点结束这次我不大情愿的用餐?说不定我还会余下时间去陪夏盈盈看电影,我有些生气又不耐烦地问道:怎么不吃?是饭不好么?没有,没有,只是能不能来点酒或是什么的她声音很小又略带含蓄地说。 她的话叫我吃了一惊,以前听同学说过,东北人喜欢吃饭时喝点酒才吃的香,原以为说的只是那些冬日里光着膀子剽悍的男人们,没想到这个东北女孩子也是如此强悍,着实叫我大开眼界、大长见识。如果面对的是夏盈盈,出于对她的关心和爱护,我是决不会要酒给她的,可是现在面前的是李若兰一个我得关照的女孩,再说本来就是我理亏,这点要求要是满足不了人家,我就太不够人情了。我有些无可奈何地给她要来瓶杏花村,尽管是低酒精度的,但是几杯下肚,她的脸上还是泛起了红晕。 陪着她吃菜喝酒,我不停地看着时间,我真盼望能早些逃离这个叫我感到难受不堪的处境。 我心不在焉地听着她不厌其烦地给我讲述着自己的家乡有多好,黑土地有多肥,人有多好客,风光有多美,天池的水有多清一会儿,她就语无伦次起来,我估摸她可能醉了,忙去结了帐。当我和她一起走在霓虹初上的路上时,我才发觉她的脚步有些凌乱,我暗暗在心里笑她:就知道你酒量不行!这时一辆出租车疾驰而来,我看着若兰摇摇晃晃、步履蹒跚的样子,赶忙搀住了她,等车过去了,她却死死地趴在了我的肩上,我想挪开她,可是她一动也不动,浑身的酒气浓的叫我也觉得眩晕。看她确实没有力气了再走路了,我不禁也怜香惜玉起来,在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我一咬牙,低着头把她背了起来,心里又嘀咕着:你个大头,今日要陷兄弟于不义了。主啊!千万保佑我别让同学看见呀!费了好大的劲,好不容易挪到了学校,我忙给班上的女同学打电话叫她过来帮忙,刚掏出电话,夏盈盈就来电话了,还来不及舒缓一下,她就劈头盖脸的问道你到底在做什么?我去找你,人家都说你不在,你现在到底在哪?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面对夏盈盈一连串的问题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我等会就来找你,见面告诉你吧!说罢,我急忙挂断。 等了约莫有几分钟的光景,我的那个女同学来了,可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夏盈盈也紧跟其后。在她眼前,一个陌生的女孩正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双眼迷离的看着她面对眼前的一切,夏盈盈嘴唇动了动,却什么话也没说 若兰在同学的搀扶下回去了,我急忙向前给夏盈盈道歉,可是她始终一言不发。走在学校的路上,我一遍又一遍的解释给夏盈盈听,可是无济于事,我们突然间形同陌路。到了她们宿舍楼下,我原想她会回头,可是她什么也没有做,留下我一人形单影只,垂影自怜的在楼下站了好久,一首很煽情的《分手在那个秋天》不解人意的扑面而来在恍惚,辗转难眠、似睡非睡中熬过了一夜,第二天起床时,我看到自己镜中憔悴枯槁的面容,傻了好久 若兰一大早就给我发了条信息:谢谢! 第二条是夏盈盈发来的,可是一个字也没有。 我苦笑着关了机

明天,木槿就要离开了。 这个她挥霍了三年青春的小城。 在她单人租住的公寓里,木槿装起一摞摞画稿。那些画稿是她两年的心血,然而她在想是送去废品站呢,还是装箱带走。 风涌进大开的窗户,哗哗吹开桌上黄旧的速写本,落了一张宣纸在地上。木槿听见声音,转头看了一眼,便又转回去收拾手边的画稿。过了几秒,仿佛想起了什么,她停下手里的动作,回身拾起那张宣纸 凌云志龙飞凤舞带着沧桑的颜体。 居然是它。 就像解开了封印似的,那些记忆,一下子从脑海里涌了出来。她发现,那天的阳光的温度和风的香味,她都记得一清二楚。 木槿,你的画还没画完吗?苏戈收着画板,语调轻快地问还在画静物的木槿。 还有两幅水粉!等等!很快!木槿的手飞快地在画纸上涂涂抹抹,明明暗暗的线条,很快在画纸上抹出讲桌上的几只水果和罐子。 阳光渐渐变成浅金色,越来越多的学员像往常画完作业以后那样,去缠美术老师的一张字。 美术老师是小城里有名的老画家,看起来却像个落魄的老头。杂草似的头发,黄褐色的老皱皮肤,一件惯穿的藏青色旧外套,实在不符合学员们心中对画家形象的憧憬。但是,他的绘画水平无论是什么画系,都让小城里所有画家仰望。美术老师不仅画画一流,而且雕工和书法在小城里也是无人出其右。 木槿!我今天拿到老师的字咯!苏戈满面春风地从人群里挤出,手上捧着一张宣纸,上面墨迹未干。 哦哦,死老头给你写的是什么?木槿在和最后一张作业奋斗,笔下如风,随口应答。 站定后,吹了吹宣纸,凌云志。苏戈颇有几分得瑟。身为木槿的闺蜜她可是知道木槿念叨这三个字很久了,而且对木槿有求必应的美术老师,一直不给木槿写。 什么!那个死老头!画笔丢进洗笔桶,木槿终于看向苏戈,露出一个大大笑容,苏苏,把这张给我吧,反正你已经有一张了嘛。 不给。苏戈笑得惬意,颇有你来抢啊,我也不给的得瑟劲儿。 经过一番打闹,苏戈把干透的宣纸塞给木槿,给你了,给你了。 苏苏,你最好了!爱死你啦!木槿欢叫着,小心接下。 后面,大概是很狗血的,苏戈给木槿的字,在木槿转头收拾好画具后,便找不到了,仿佛那幅字没有出现过。苏戈也不知道它在哪里,急得直翻自己画具。木槿面色不虞,却也只好说,唉,算啦算啦,等我拿下大奖,死老头说好给我写。 木槿不是得不到老师的一张随手字,而是,老师故意吊着她,要木槿在小城绘画大比时得新星奖才给她写,还趁机让她每天多交五张作业,天知道,她之前已经是要多交十张了! 想到这里,木槿突然笑了。她以为是被人随手拿走了,甚至还怀疑是苏戈拿了,没想到居然是被自己夹在速写本里。这张字,是毫无意义了。有意义的时候,她也有另一张送人,还是死老头特地给她写的,作为获奖奖励,还盖了死老头风骚的私章。 要知道,死老头,每次下课后给学员写的字他都不肯盖私章,总是笑呵呵地摆手,写着玩儿的,不能盖,不能盖可见木槿这幅字的难得。 凌云志,小生姓凌名羽,字云志。姑娘不介意就由小生背你下山吧。这句话,在木槿的梦里一次又一次出现,枕巾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木槿和凌羽的遇见,是在大一的十月二号,美术老师带他的全体学员们去小城最高峰锻炼身体,呸,写生。 留我两天就是为了来这里爬山!死老头假期作业那几张画我不交了!爬到半山腰,木槿已经受不住了,她大口大口的呼吸,她此时此刻只认为自己需要大量大量的空气,不然,她就站也站不住了! 哎呦,小木槿,你这么缺乏锻炼,为师带你来爬山,可是为你好哟! 在半山腰上稀稀拉拉的学员,听到美术老师的话。学长学姐们肆无忌惮地笑开了,同年的学员欲笑不笑地憋着。缓了几口气,木槿涨红着脸咆哮道,死老头!嗷呜木槿忽然嗷叫一声,身子一矮,一屁股坐在青石台阶上。 木槿(师妹)!怎么了? 脚扭到了。木槿手罩着脚踝不敢碰,脸皱成一团,又是喘气儿,又是倒吸气,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一团藏青色矫健地下来蹲在木槿前面,小木槿扭伤脚啦?这可怎么办呐?老师还要带学生画画呢,可小木槿一个人也下不了山。唉,真是让人为难啊。一边说着,还想摆弄木槿的伤脚,被木槿一巴掌拍开爪子。 青木老师!一个清朗的声音从木槿头上传下来,对了,美术老师说自己叫青木,小城里也没人知道他的真名。虽然没人指出这个名字是假名,但也没人认为它是真名。 青木老师抬起哪颗乱糟糟的头,仰着老皱的脸,独一双眼睛是清澈的,望向来人,是凌羽小朋友啊,来,我给你个任务。 嗯。凌羽背着画具,步子轻快地下来,青木老师,要我帮你做什么? 唔,我的小木槿脚伤了,你背她下山。老师我,就带着同学们去画画儿。青木老师站起来,大手一挥,走啦!木槿没有去看老师给安排的男生,只是不可置信地盯着青木的背影,他他他居然把她抛下了,还抛给一个陌生人!。 半山腰上,停住的年轻学生们又开始说说笑笑地登山。那一团藏青色在木槿的瞪视下,悠哉悠哉地踩着石阶走了。 凌羽沉默地看着木槿恋恋不舍地看着青木老师,心中不由感叹,这个小师妹果然好学啊!但是他还要完成任务呐,可不能这么让她耽误时间啦。凌羽弯下腰,朗声道,小生姓凌名羽,字云志。姑娘不介意就由小生背你下山吧。 木槿一惊,抬头便望到一双盛满笑意的眼眸。眉目如画,这是木槿想到的一个词,用来形容她看到的这张脸。 嗯?不见这呆呆的情绪外露的小师妹答话,凌羽好脾气地提醒她回神。 啊!等等,等等我先打个电话给我爸爸。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划了好几次密码,都没能解锁,凌羽弯着腰伸出手给她划开了手机。威武音响哪里卖




(棋牌泛目录)

附件:

棋牌专题推荐


© 威武音响哪里卖_棋牌直播 联系我们

棋牌投注棋牌直播!

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