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论BIM技术在建筑电气的应用博客

文章来源:论BIM技术在建筑电气的应用博客    发布时间:2020-03-31 03:59:44  【字号:      】

论BIM技术在建筑电气的应用博客████专业棋牌游戏在线竞技平台,提供免费游戏中心下载、免费棋牌游戏大厅下载、棋牌单机游戏下载、棋牌游戏大全免费下载,快来免费下载。████国际著名专业服务机构毕马威事务所(KPMG)在法国奥朗德总统4月25日和26日首次访华行程前夕联络本台,介绍其在对中国 24个城市上千名中产阶级消费者调研后所撰写的中国奢侈品市场现状的调查报告。报告认为,中国消费者依然钟爱奢侈品,尤其是到国外采购。与此同时,有越来越多的中国消费者被网购奢侈品所吸引。就此,毕马威事务所负责奢侈品的主管肖邦先生(Mr. Hervé CHOPIN)接受了本台的专访。毕马威的调查报告显示,中国海外旅游消费者人数呈显著升幅,由2008年占受访者的53%升至2012年的71%。而且,有72%的受访者表 示,会在海外旅游时购买包括化妆品和手表等在内的奢侈品。对此,Mr. CHOPIN指出,在中国的国际奢侈品牌受益于中国消费者当前的这种发展趋势,国际奢侈品整个行业链应该让它们的市场战略服务于中国的旅行者。拥有巴黎高等商学院(HEC)和巴黎索邦大学(Sorbonne)双文凭的Mr. CHOPIN不仅是毕马威事务所大宗消费品(PGC)营销部的合伙人,也是一名审计师。在本次访谈开始前,Mr. CHOPIN首先自我介绍说,他于1987年起加盟毕马威事务所。毕马威塑造了他的整个职业生涯。如今,他任职于在巴黎的大宗消费品营销部,专门负责奢侈品行业的活动。 <p>Mr Hervé CHOPIN 毕马威(法国)<br/>Partner du cabinet KPMG France<br/>Commissaire aux comptes</p> - Monde Chinois (ITW Hervé CHOPIN) RFI:请问毕马威事务所为何挑选审计师来负责奢侈品行业?Mr CHOPIN:“毕马威事务所从事的主要职业活动是审核企业的账目,但多年来,毕马威还拓展了咨询业务,也可以提供税务顾问服务,提供企业重组与收购的建议,甚至还可以提供开发新市场的建议。” RFI:请问毕马威事务所这一中国奢侈品市场最新调查报告是如何出台的呢?Mr CHOPIN:“这份报告由毕马威事务所在中国的机构起草。中国机构是毕马威构成的重要组成部分,现有近万工作人员。毕马威就中国奢侈品市场发表调查报告的目的,是要更好地了解消费者,购买奢侈品的中国消费者。”RFI:这份有关中国奢侈品市场的调查报告为何只把20岁至44岁之间年龄段的中国消费者列为调查对象呢?Mr CHOPIN:“的确,(毕马威调查报告)关注的这个年龄段是很年轻的。这是与奢侈品消费更成熟的国家中的年龄段相比较。这也就是说,在了解了我们的关注中心-中国奢侈品消费的客户群后可以知道,这个群体全程伴随了中国的经济开放。他们都听说过「发财致富」的号召。对这个群体而言,财富积累与事业成功属于自然而然的事情。(他们)通过消费奢侈品来,做为显示其个人经济成功的方式。”RFI:毕马威的调查报告为何没有考量更年轻、更了解网络的中国消费群体呢?Mr CHOPIN:“我们在调查报告中所关注的年龄段已经很年轻了。20岁至44岁的消费者属于成年人,这是进入消费的年龄。在奢侈品行业,现在确实有些品牌推出了一些供更年轻消费者的产品。然而,这个更年轻的消费群体必定是由他们的父母购物。这并不是说,这些小青年对奢侈品不感兴趣。他们很可能会在得到奖励或者领到工资和获得 社会地位后,成为消费者。”RFI:这一调查在中国是如何进行的呢?Mr CHOPIN:“调查的手段很简单,毕马威询问了1200名调查对象。他们的年龄全部都介于 20 至 44 岁之间。这些调查对象全部都居住在城市里,分为一线城市和经济发展迅速的城市两类。这些城市的共同特点是,最近几年这里的奢侈品消费发展迅猛。这个调查是 通过互联网进行的。这也是一种现在获得公认的调查手段。毕马威委托了市场调研领域的龙头机构:泰勒-纳尔逊-索福瑞民调机构(TNS)完成这一调查工作。RFI:参加毕马威这一调查活动的中国消费者的收入情况又如何呢?Mr CHOPIN:“本次调查对象的收入,其中一线城市受访者月薪为人民币7,500 元以上,其他城市的受访者月薪相对低一些,但也至少为人民币5,500 元。这也就是中国的中产阶级。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本次调查报告的结论显示,尽管中国中产阶级的收入比欧洲国家的水平要低一些,但中国中产阶级已经很热衷于奢侈品了。”听众朋友,毕马威是一家网络遍布全球156个国家,拥有超过十五万名员工的超大型国际机构,提供审计、税务和咨询等专业服务。在会计领域,毕马威也是与普华永道(PwC)、德勤(Deloitte)以及安永(Ernst & Young)齐名的全球四大国际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在中国,毕马威有专业人员近万人。属下机构遍布北京、上海、沈阳、南京、杭州、福州、厦门、青岛、广州、深圳、成都、香港和澳门等十多处地点。G20峰会是全球经济合作的最主要论坛之一,第十一届的二十国(G20)峰会已于9月4日、5日在中国杭州大阵仗举行。本次主办杭州峰会更是成了中国政府的头号大事,雷厉风行准备这项全球瞩目的全球领袖大聚集,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氛围之下,重复此前中国的APEC蓝天事件就不足为奇了。此次当局早早就下令追求G20峰会蓝天,其他诸多相关的命令,如关闭工厂,民众被旅游等侵害到人权及当地民生经济,日常生活等的举措纷纷出笼。本次本台(法广)中华世界节目中,“动向杂志网”主编张伟国先生谈中国何以使出洪荒之力把杭州二十国峰会当成天大任务,草木皆兵、风声鹤唳地进行。针对中国政府最近的这些下令关闭工厂避免制造污染,以及居民生活自由受到限制、被旅游等的举措,张伟国表达其看法说,中国政府的这些做法相当奇观,肯定是二十国峰会及所有国际峰会的历史上肯定创了新纪录,绝对可以摆在吉尼斯世界纪录里,是在空前绝后。他问道,为什么中国会把一个峰会弄成这个样子,认为值得大家关注。他接着评析说,一方面中国有“举国体制”,刚刚结束的里约奥运会,中国老百姓开始对举国体制有所反思。举国体制除了在体育运动方面,其实在一些大型的国际会议上,也一样如此,都是共产党比较喜欢做的事情。这一方面,从现在习近平上台,到今年这个时间点上,又非常的关键。这个关键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他的反腐败,不像刚刚开始时,那么地受到民众的欢迎和支持。因为产生疲劳了,同时因为老百姓一直看不到,反腐走入法制的轨道。持续在, ??只许在权力斗争的漩涡里面,无法自拔。另一个是,老百姓也得不到好处,那么多贪赃枉法的钱追回来了,但老百姓连一点点的实惠都不可能得到。从政府执政的权贵的这个手转到另一个手里,这个家族,转到另一个家族。这样对于老百姓来说,习近平,原来是靠反腐来立威,来争取民心的动作,现在,已经失去了效力。张伟国指,反过来,我们看到,中国一连处理了好几个所谓妄议的网议高官,反映出,他们内部开始有一些反弹了 甚至要防止一种政变的说法、做法,都已经公开的浮上台面,包括这一次的G20峰会,他的许多措施,其中最主要的,最令人跌破眼镜的是我们看到的那些军车、坦克都上了街头,好像全杭州城进入戒严了。这样一种只有处于战争状态下才会出现的场面,也可以看出他内心对于政变传言的恐怖,倒不是仅仅因为这些二十国峰会元首的安全,更多的还是为自己的安全。我想他是面临了内部的情况,他才会做这种选择的原因。从外部来讲,中国前不久的这个国际法的海南裁决对于中国来说是输得一塌糊涂,里子面子全输了。对于本次峰会,中国也坚决想避免一些主权声索国如:日本、菲律宾等的对中国在南海主权扩张及东海主权等的政治议题在峰会中提出,执意将本次峰会主题限定在世界经济问题范畴。因此对于所有相关国家菲律宾越南缅甸等的最近他的一系列外交活动,基本上围绕的都是为了G20,中国要这些国家在峰会中配合,警告不要打横炮,但实际上都是为这个南海裁决产生的冲击波擦屁股。因为这个东西,中国自己理亏,它一改原来好像刚愎自用,盛气凌人的外交态势。现在是等于得求人了,所以本来是说不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还有日、中、韩三国外长会议已经停摆了一段时间,现在都恢复了;近日,也看不到中国公务船进入钓鱼岛海域的行径了。所以基本上,中国把G20 当成头等大事,为什么呢?因为习近平上台以来,他四面出击的外交政策,却在海南裁决这事上踢到铁板,等于是四面楚歌,等于是被国际舆论孤立,因它挑战现有的国际现有秩序,是不守规矩的这样一个不负责任的大国。这种外交失败,不光是中国自己的形象受损。事实上习近平在党内,这种执政地位、信用,他的党内同僚,包括共产党里的背后的那些大佬,能够影响政局的大佬们,对他的不信任,显然大大增加。因为他这样的做事方式太任性,太任性的结果使得我们中国付出了巨大的外交代价。这种情况下,也迫使习近平放下身段,去周边这些有主权纠纷的声索国、东盟的国家去靠近,去说软话,去给他们好的优惠,让他们来配合杭州G20峰会;他想用所谓G20峰会的成功来扭转南海裁决失分的巨大挫折。这就是内部因素与外部因素促成了杭州G20 峰会开成这样一个离奇的状况。另外,台州郭恩平在QQ上批评政府太扰民的做法,被中国当局处以刑责,开除公职事件,张伟国指出,浙江是习近平政治生涯的发祥地,他曾经当过浙江的一把手,而且浙江这几年,除了正面的有马云的经济发展以外,但在政治上是保守倒退得相当严重,对于异议人士的压制,对于宗教活动的压制,也在中国名列前茅,像最近两三年里,一直持续不断地拆教会、拆十字架, 把宗教人士关起来的做法相当的恶劣。本次峰会前,早早就下令:峰会期间关闭所有杭州地区基督教及天主教会,对于地下教会就根本禁止。这一系列的做法,加上现在浙江的一把手夏宝龙等于也是习近平的亲信,所以这方面的一切做法,以前有人理解成似乎是下头拍马屁拍过了头。所以现在看得出来,似乎是早有准备的,而且是第一把手自己的一种心意的表达而已。所以,对这方面做法,在网上批评而被罢官、受压制的,那就已经不是少数了,而是一个普遍现象。至于西方国家应是否该会藉着峰会的机会向习近平谏言改进人权方面的问题,张伟国认为:应该会,但中国已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你西方提你的,我中国做我的,中并不是太在意,他摆明了要反普世价值,要与西方过不去。所以西方你说你的,中国不会把他们的话当成一回事。但是中国比较在意的是,在外交上面,因为现在涉及到中国外面的纷争,或是这种处境已影响到里面的政局了,影响到他自己在这个体制里面的执政地位,已威胁到这层面问题了,所以他就把这G20峰会当成头等大事来抓。张伟国还说,西方肯定会抓住机会,不管是私下的或公开的,向习近平提出人权方面的问题。尤其最近已有消息指出,奥巴马的安全顾问莱斯,一天前已经在白宫正式约见了九名中国在海外的异议人士,包括有少数民族,有宗教界,有民运方面的,通过他们的交流,具体意义,这应该就是一种准备吧!谈谈到时候该怎么谈,有哪些案例,哪些问题,放几个良心犯等的问题,这个会晤的本身就是一种姿态了。这个关切人权肯定会做。问题是,中国现在不像以前胡锦涛、江泽民、邓小平的时代会那么在意了,因为中国现在似乎财大气粗了,甚至要与西方分庭抗礼的那种态势已经出来了,所以中国是“你提你的,我做我的“”。我相信起的作用相当有限。中国这种使出洪荒之力来举办二十国峰会,对于西方来讲应该是觉得很滑稽的,很可笑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对于中国的软实力、中国的形象并没有什么好处。反过头来,如果举办成功,没出意外,如果所有的过程是如同中国想象的那样,这对于习近平来说就可以巩固其权力,而且之前南海裁决失去的脸面,就可以挽回来了。

邹强巴黎索邦大学当代建筑史博士,这位在法国注册建筑师, 不仅是巴黎建筑学院评委, 还在2004年加入让o努维尔建筑师事务所工作。邹强先生还参与设计了阿布扎比卢浮宫博物馆,悉尼中央公园高层综合体,巴黎爱乐音乐厅,中国国家美术馆等项目。请听法广专访建筑师邹强先生。圣诞新年来临前夕,巴黎工商会(CCIP)12月7日在位于巴黎第一区的总部举办《奢侈品在中国》(Le Luxe en Chine)主题交流会。包括巴黎工商会副主席罗荻女士(Mme Nelly RODI)、法国中国财富问题专家吉鲁瓦尔教授(Pr. Guillaume GIROIR)、中国著名时装设计师许茗女士,以及法国著名珠宝品牌 “梵克雅宝” (Van Cleef & Arpels)中国客户总监余培女士等先后在会上发言,介绍中国奢侈品市场的发展动向,交流中国游客在法国的消费习惯。根据世界奢侈品协会(WLA)的分析报告,受人民币升值等因素影响,中国在2012年就有可能成为全球最大奢侈品消费国。尽管,目前中国人在欧洲的消费额比其在国内的消费额高出四倍,但中国国内消费市场的加速发展已成趋势。就此,巴黎工商会副主席罗荻女士担心,随着中国自身品牌的发展,十年后,以奢侈品闻名于世的法国,面对以“中国速度”而著称的发展模式,将面临巨大的挑战。哪“法国制造”如何才能有效保持其品牌在中国市场中的领先地位呢?就此,巴黎工商会(CCIP)副主席罗荻女士(Nelly RODI)认为:“ <p>Mme Nelly RODI 罗荻女士 - 巴黎工商会副主席</p> “法国和欧洲已进入了被称为『慢时光』 (Slow time)的新时代。它的意思就是法国人希望能够更多地把握自己的时间,希望在工作的同时享有高质量的生活。这与中国消费者的情况完全两样。中国消费者处于快节奏之中,在采购消费品时也同样。法兰西需要适应中国人的节奏,我个人认为这是很有难度的。”罗荻女士接着说:“我觉得法国人可能甚至需要忘却一部分他们已经享有的社会福利,才能具有与中国人同样的生产和消费思维。对法兰西而言,我们的王牌是质量,技能,做的好。这一向以来就很重要的。但从时间观念而言,法中之间有很大差异。”同样是就中国消费者的时间观念,具有百年历史的法国著名珠宝老店 “梵克雅宝” (Van Cleef & Arpels)中国客户总监余培女士指出,法国营销人员在推荐商品过程中,能够感受到中国游客的快节奏。但当中国消费者真的对某件商品感兴趣时,那他一定能够腾出时间,耐心地精挑细选出让其满意的商品。 余培女士在交流会现场接受本台采访时证实,中国消费者的品味目前已在引导着法国奢侈品市场的潮流。从中国游客的数量上来讲,未来几年都会继续上升。余培认为,应该对中国游客进行细分。有第一次来法国的游客,有来过多次的游客。游客还从逗留时间上进行分类。这些不同层次的游客,他们的购买行为和选择目标也都是不一样的。比如说,有坐大旅行车来的游客,有坐中巴自组小团来得乘客,还有V.I.C.(Very Important Client)非常重要客户。他们在时间上、行程上、购物的预算上、购物的品位上和品牌的选择上,以及对购物地点的选择上也都是完全不同的。所以,在这行业里面有一条很长的行业链。在这条链里有法国品牌、有中国的组团社、旅行社、地接社、导游、领队等等,还有一些法国公司里雇佣的、会说中文的营销人员。这条行业链也给予了法中企业和在法国的华人很多机会。。。论BIM技术在建筑电气的应用博客1989年那一场震惊海内外,更震动中国历史的天安门广场上针对那些诉求民主示威学生的大屠杀,如今已三十载过去了。30年前可说亲身经历、亲眼看见这场大屠杀的现今纽约公民力量负责人杨建利博士,特别受邀接受本台的专访。法广:请您为我们回顾一下1989六四天安门事件爆发时亲身经历的事好吗?杨建利:89民运爆发的时候,我当时正在美国留学,在美国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读数学博士。但是学运爆发时,没有决定马上要回国,当时在校园里就组织各种各样许多声援北京的活动。到了5月中旬,戈巴契夫到中国访问,当时国际媒体都到了北京。他们发现采访最重要的事情,不是戈巴契夫的访问,而是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运动。所以在海外可以看到很多的报道。有一天晚上,我看到CBS的报导,说学生被警察打得脸上都是血。当晚,我就决定要回中国去。所以我回到北京时候,是戒严令颁布的第二天,应该是5月20号左右吧!然后我就与当时的一些同学联系在一起,每天就到广场上去参加游行。而且我从美国回去时,带了一些钱去捐助给学生组织和工人组织,参加了很多的游行,也和刘晓波见面。因为那时,我们感觉刘晓波很危险。所以我回中国时,带了一封美国学术机构的邀请函,希望他赶快出国。当然,他当时很拒绝出来,不过,他当时邀请我去参加最后那个知识分子的绝食。后来由于广场联系不方便,我们失去了联系,最终我没能参加绝食。后来,我在广场周围活动,目睹了六四的大屠杀,因为我就在现场。换句话说,我是海外留学生里,参加89民运的一个代表性人物,目睹了大屠杀。三天以后,我有机会回到美国。法广:回顾一下您所看到的大屠杀好吗?杨建利:第一声枪响是在6月3日的晚上12点过后不久。我们就很快到了西单,西单是长安街上一个非常重要的街口。我们看到警察往广场的方向推进。这个过程中,街上的灯,一会亮,一会灭。解放军就一会开枪,然后一会就往前推进,时时地向民众开枪。那时,民众也非常激愤,有时当他们不开枪时,我们就可以非常靠近他们,然后我们试图去说服他们不要再继续开枪了。但是他们一旦遇到前面有阻力了,或是后面遇到阻力时,他们接到一些命令,就马上会开枪。那时,我们就往地下趴。一听到枪声,就向地下趴下来。然后,一阵枪声过后,前面就有人喊着:“来抬人、来抬人!”接着,就会台下一些被打死或打伤的人。那是第一次看到被解放军打死的同伴,心里非常的愤怒,也非常难过。当时因为不相信这是真的。但是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来来回回的好久。后来,我们在大概快要天亮时候,和最后一批,从广场撤退的学生会合,大约有四、五百人。后来我们又到了长安街上时,在天安门广场的方向,开来4辆坦克车,追着撤退的学生群体压过去,那就是所发生的六部口坦克压人惨案。坦克车一下子就压过去,我们都知道方正失去了双腿,就是在那个地方,我们当时粗略的看了一下,地上约有十几个尸体,这大概是天快亮时发生的事。我们当天就回到学校,后来我藏到农村里。两天后,我到了北京国际机场,后来就回到美国。基本上,我算是第一个见证人在海外公布六四屠杀真相,第一个在美国国会作证的人。法广:后来您顺利逃出来,但很多包括王丹在内很多人被逮捕坐牢是吧?杨建利:对,我运气特别好,因为我有护照。那时,大部分中国人都没有护照。我有美国签证,而且我有回美国的机票,所以我比他们在逃离灾难时,容易多些。法广:那么,89六四一晃眼30年过去了,你现在对这个学运及民主运动的看法,与过去有没有不同处?如果再来一次,你会有什么考量及不同的做法?杨建利:在觉得,如果再来一次,那么最重要的事情,我们这个运动,要和社会各个阶层要有比较有效的结合,对工人,对农民,甚至包括共产党内的一些改革派,要有一个有效的结合。当时89民运的时候,它的主体是学生,而学生对于各界的介入非常的谨慎,由于那时候没有经验,虽然造成了很大的声势,但在政治上,没有形成一个有效的政治力量。我觉得,这是当时我们一个最大的失误。如果未来再有这种运动,我们会和各界进行最好的政治上的合作及联合。法广:请问您觉得当初这些学生的诉求如今还是有效吗?杨建利:我觉得这些学生的诉求都是非常正确的,包括今天仍然有其现实性。当时学生诉求的口号总结出来无非就这几条:第一,要求民主,要求自由,更多的自由空间。第二,要求反腐败,反官倒。现在,这样的议题在中国更加的有迫切性。比如说,现在习近平上台后,压榨了公民空间,使得现在任何的公开的言论,更遑论公开的街上活动,都不可能了。另外官员的腐败,整个政府的腐败,比89年的时候,不知更加严重多少倍。所以这样的口号,现在仍然有其现实意义。法广:当时的运动领导人,事后对于学生的死伤惨重都很自责,您怎么看?杨建利:我觉得是,六四牺牲了很多的同伴,所有我们这些活下来的人,都感觉非常的愧疚,也觉得是一种责任。当然,对于这里面有一些策略的运用,经过反思,现在还是争论的非常激烈。我觉得,争论是非常好的,我们必须回头审视:那些是做对的,那些是做错了。同时,我们要举首展望未来。未来,哪些地方我们可以做得更好?但不管怎么讲,我们活下来的人,就有一份责任。法广:您后来为什么又回去中国,而且好像被逮捕?杨建利:我89回到美国后,就被列入黑名单,不准回中国的中国人。那时,我们的运动都是在美国进行,当时没有互联网,通讯没那么发达。和国内的联系,基本上就切断了。那时,我有一种很明显和中国脱离的感觉。到了 2002年,我在美国也完成了我的学业,也开始了我这边的研究工作。那时,中国的工人运动起来了,我就觉得应该回国。但是我在黑名单上不准回中国,所以我就借了一个朋友的护照回去了。回去后,就帮助那边的工人运动两个礼拜。后来被逮捕入狱。我入狱后,美国方面花了很多的力气来营救我。包括美国总统和国务卿,还有国会通过了议案,要求无条件释放我。当时国际的压力,对北京来讲是相当大的。在这种压力之下,第一,北京判我的刑期比较短,5年的时间。当我服刑还未结束时,他们曾经给我一次提前释放。但是由于我的谈判没有谈妥,我又重新被放入监狱,完成了我所有5年的徒刑。然后出狱之后,又是美国政府帮忙,是当时的财务部长鲍尔逊,他去中国时,要求中国政府给我一个护照,然后我回到了美国。法广:您后来创立了维权组织公民力量,那么这30年来,公民力量是否达到你当初创立时的宗旨及理想呢?杨建利:我们创立公民力量目标是非常清晰的,就是给中国的老百姓,在中国的公民,提供任何方面的帮助。然后在国际社会上为他们发声。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帮助在中国的中国公民,能够形成一个有效的民主反对力量。在国际上,我们能够为他们发声。现在来看,我们在努力的做这些工作。但是目前,离我们当时理想的状态差别非常大。我们当时是希望,中国能很快形成一个有效的民主反对运动,然后再加上促进党内的分裂,以及加上国际社会的支持,尽快地能促成中国的变革。但是这30年来的努力,这种变革,还没有真正的来到。但是我相信这些努力不会白费。因为我们奠定了很多的基础,比如说我们在海外的活动,我们建立了广泛的,国际社会的人脉联系。未来,当中国发生变革的时候,这项关系和力量都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在中国,由于中国民主运动的努力,在国际社会的努力下,使得民主自由人权的概念普及程度远远超过了1989年的那种状态。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国政府非常紧张。如果现在民主能够像1989年那样聚集在一起,由于现在对于民主自由人权价值的认同,以及普及的广度与深度远远超过了当时。现在一旦聚集起来,它的可持续性就比当时要强的多。所以我觉得虽然我们还没有达成我们当年的目标,但是我们的努力本身已经奠定了未来的非常好的基础。法广:那么现在全球各个国家都想与中国做生意,您是否觉得因此在推动中国的民主上,会更加困难吗? 30周年之际,公民力量回顾一下最近有哪些具体的工作及行动呢?杨建利:你说的很对,由于中国与各个国家做生意,很多国家把中国看成一个巨大的市场及做生意的机会,使得这些国家不愿意对中国的人权状况作出批评。的确,中国从中得到很多的好处,也使得它的政权从六四以后,能够慢慢地稳定下来。但是这种现象正在改变。现在目前的情况是,基本上这些发达的民主国家都和中国有非常严重的贸易摩擦。大家发现,中国利用这些外贸关系,得到了新的输血,同时它剥夺这些为它做生意国家的利益,而造成这些国家有安全的威胁。所以他们都在反思自己的政策。现在目前的国际形势对我们非常有利。今年的六四纪念,我们有很多的内容,一个是我们要推出两本新书,陈小雅的“89民运史”,是十卷大部头的书;另外一本是自传体文学小说,叫“爱尔镇书生”,都是非常好的书,我们要推出来。还有,我们在六四纪念时,要揭幕一个坦克人的铜雕。坦克人作为89民运的一个形象,他比任何一个个人,可能在人们心目中的印象更深,也会永远保存下去这种印象。所以我们要把这种形象树立在美国的首都华盛顿。同时我们也给中国政府,还有全世界都,提出一个问题:坦克人在哪里?我们需要知道他的真相。我觉得坦克人作为一个精神象征,他代表着我们每个人,也会鼓励更多的人,在未来面对强权时,能够站得起来。这是一种我们的希望所在。

论BIM技术在建筑电气的应用博客

每年六七月间的香港都毫无例外地受到世界关注,今年更是如此。从六四纪念活动到著名的七一大游行,香港民主运动随同炎热的天气令人感到激动和焦灼。如何看待今年夏季以来的香港民主运动大势和起伏波动,成为今天《中华世界》节目的主题,我们有幸请到香港《开放》杂志主编金钟先生,请他谈谈他的意见和分析。金钟:今年夏季香港民主运动的气氛,与当地炎热的天气确实是很相像,天气骄阳似火,民主运动也是热气腾腾。从六四25周年的纪念发展下来,到全民公投表决评选这种调查民意的方式,一直到7月1日50万人的大游行,这一连串活动反应了香港人希望在2017年真正落实普选的坚强意志。这一引起国际社会关注的热潮一直到今天还没有平息,还在蔓延。这之后,中共方面,即左派方面则又对香港民众的抗争作出反弹,这个局势值得我们关注。法广:请具体谈谈香港左派方面的反弹。金钟:大家知道:最近几个月来香港有酝酿和准备一个“占领中环”的运动,这实际上是一种民意的表达,是与七一大游行一样是一种抗争。香港被世界媒体称为“示威之都”,每年有好几千次示威。“占领中环”也属于示威游行的范畴和性质,并不会发生1989年天安门学生静坐那样的影响和失控,香港的民主派特别是“占中”的发起组织者就在7月发动一次公民投票,有70多万人参加,这也就是表达香港人愿意透过有组织的和平的“战中”来进行表达,支持在2017年落实真正的普选香港特首。左派的反弹是也跟着来了一次签名,就是最近这两天的事情,这一签名据说已经超过80万人,声势也搞得很大,但他们在反弹的形式上也有很多漏洞,签名做的不严谨,但左派媒体把这件事炒得很热。这就是围绕“占中”问题上香港形成的激烈对抗。法广:在“占中”一派搞公投时,官方曾经说这没效,公投不说明问题,但现在他们也搞投票的话,就是说承认这种做法不是无效的了?金钟:是,您的分析很对。现在“占中”的民众说:好啊,虽然你的投票搞得不是很合格很漂亮,但你至少也肯定了民众用公投方式表达民意的正当性,是合理的,对不对?本来在一个多元社会,有左派有右派,有民主党有共产党,大家如果按照一个公平的游戏规则的话,都可以活动,都可以争取自己的合法地位。而在香港议会中,现在左派就占多数,在议会就有控制功能,这也是合法的。我们的杂志在7月号就回答了两个问题:一是为什么在香港回归17年这么长的时间里面,无论是香港人跟北京的认同,还是对国家的认同都是越走越远,渐行渐远?为什么香港人对“一国两制”不是更靠近,而是离心倾向越来越大,越来越严重?现在香港市民很多人要求真正实行“一国两制”,不能用“一国”来代替“两制”,因为香港人的权利就是“两制”,这是1997年之前的80年代中英协议谈判中正式拟定的,香港基本法包含了这一内容。香港人的以上要求是不错的,但为什么十多年来闹出这么多事?矛盾越来越大呢?我们的看法是:“一国两制”的设计本身就有问题。这种一个国家两个制度的设计在全世界都找不出完全一样的先例。为什么呢?因为你大陆实现的是当代世界最顽固最落后的专制体制,而香港人是在英国人的管制下一百多年,大家所要求的是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虽然过去香港没有完全民主的社会,但自由还是相当充分的,民主的成分也是相当多的。香港肯定是全世界闻名的现代化的高度文明的社会。这样一个香港社会跟北京大陆那样落后封闭专制保守的社会,是没有办法在一个共同的宪法体制中共同合作共存的。所以“一国两制”这个提法本身就有很大问题。我们杂志提出的第二个问题是“占中”与“六四”是否可以比较?一些人老说“占中”是要重演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解放军坦克要开到中环来,香港就完了,繁荣都不存在了。我们《开放》杂志这一期就有对此问题的回答。封从德是当年北京天安门的四大学生领袖之一,他就回答了当年天安门广场先生为什么没有撤退的问题。因为当年广场撤退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如果在6月3日学生从广场撤出的话,之后的结局和镇压方式就会不一样。封从德把当时的历史真相告诉了我们的读者,一句话说就是:当时学生不撤退,跟王军涛陈子明领导的“社经所”所代表的知识分子介入学运有很大关系。他们当时就是说要学生坚持下去,不要在5月30日撤退。不撤退也成为当时学运的一个错误的决策。再加上邓小平他们专制的本质,就造成六四流血的大悲剧。这个《开放》7月号的内容有电子版,在网上传播。这既是对历史的回顾,也是对现在香港面对的形势可能性的一种分析。我认为:香港的“占中”完全不能和“六四天安门运动”相提并论,两者是不一样的。香港“占中”讲的很清楚,就是和平的有组织的,不会给香港社会造成有人相像的那种混乱。法广:“占中”方面还在继续组织吗?金钟:还在继续组织,没有大的改变。三位发起人表示:由于中共方面没有合理的回应,所以“占中”有可能在8月提前举行,但具体的时间表还没有公布。论BIM技术在建筑电气的应用博客




(棋牌泛目录)

附件:

棋牌专题推荐


© 论BIM技术在建筑电气的应用博客_棋牌直播 联系我们

棋牌投注棋牌直播!

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