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抖音用户可以屏蔽外人看吗

文章来源:抖音用户可以屏蔽外人看吗    发布时间:2020-04-03 08:20:32  【字号:      】

抖音用户可以屏蔽外人看吗████专业棋牌游戏在线竞技平台,提供免费游戏中心下载、免费棋牌游戏大厅下载、棋牌单机游戏下载、棋牌游戏大全免费下载,快来免费下载。████在2018年6月27日的《明镜编辑部》第265期里,明镜集团执行总编陈小平和经济学家贺江兵讨论美中贸易战后果的问题。今天《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贺兰若女士,给大家详细介绍这场讨论。艾娃:贺江兵先生原来说贸易战打不起来,现在又说美国要打贸易战,到底怎么回事?贺兰若:嘉宾最初认为,中美双方实力相差是在悬殊,中国没有能力开打贸易战,所以认为打不起来,但他后来发现,刘鹤、李克强的团队虽然比较开明,金融和经济水平也蛮厉害的,但没想到他们的力量居然干不过胡锡进和金灿荣。你看现在中国采纳的就是胡和金说法,就是打呀!认为中国里面有牌呀!这是一个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现在川普那边,他也下不来台了,不打不行了。因为他对华强硬的态度,让他的支持率上来了。艾娃:刘鹤一开始信心满满的表示,中美达成共识不打贸易战,怎么突然就出现这么大的变化?贺兰若:贺江兵先生认为,现在美国左中右都坚持打,川普一下很有信心。而且他本来也是有铺垫的,因为中国的中文译本跟英文不一样,人家说的是暂停,并没有说停止。川普从个人政治和美国经济实力方面考虑,都有信心要打。而且川普认为,通过打贸易战,可以把在外的美资企业打回到美国本土去,提陞美国本土的就业。为什么不打?艾娃:金灿荣都给政府支过什么招?嘉宾怎么看这些?贺兰若:金灿荣的第一招是说,让马化腾把那个苹果手机上不了朋友圈,他说都没人买苹果了。第二就是拋售美债。贺江兵先生认为这两招都纯属胡扯,都是自杀式的蠢招。苹果可以自造一个App,直接把朋友圈转到它的App上。至於卖美债,美国有一个《紧急状态授权法案》,可以直接把它冻结,你怎么拋售?而且你不计后果的集中拋售,是政府干扰市场,他不逮你,它不收你的,收谁的?艾娃:中兴制裁上,美国精準命中中国,川普总统现在决定打这场贸易战,嘉宾有没有提及川普还有些什么弹药?贺兰若:嘉宾认为,如果中美贸易战开打,中国必然会有明斯基时刻这个后果。美国人当然看得到!美国的川普团队,它是非常非常厉害的,会精準打击中国。双方进出口额度悬殊,中方没有打的基础,美国在中国进口的那些东西,随便找个国家就可以替代。而中国需要美国的东西,少了就要命。贺先生重点谈了,就是这个贸易战,会让中国有四大泡沫产生。这个四大泡沫呢,比以中兴这样的打法打中兴,还要让中国痛苦。哪四大泡沫呢?那就是,第一个泡沫就是中国的债务泡沫,第二个是人民币泡沫,第三个是楼市泡沫,第四个是中国的股市泡沫。如果这四个,这些泡沫都戳破之后,对中国的经济的影响是非常大的,那就是他说什么明斯基时刻要来到。艾娃:川普总统打这场贸易战,对美国国内经济会有什么具体影响?贺兰若:贺江兵先生还指出,川普想打那经济战的一个具体理由就是他想要物价上涨。现在美联储一个劲儿地想加息,因为美国经济肯定要过热,加息是预防经济过热的一个方式。它现在物价不涨啊,没办法啊。而打这个贸易战,可以人为的让物价上去。物价涨了,方便美联储加息!加息后,全球的美元都会往美国去。这对美国是大好消息!艾娃:感觉这次中美贸易战比2015年那个金融危机还厉害!比股市危机还厉害啊!贺兰若:是的,嘉宾也认为,从长远看,这次比那个影响力大。那个只是技术性的问题,这次是战略性的问题。尤其是对中国的影响会是巨大的。贺江兵先生认为,现在中国和美国开打贸易战,就像幼儿园那个小孩,跟拳击拳王泰森打一样,打得赢吗?谁都知道打不赢的!艾娃:刘鹤先生最近去欧洲,说欧盟跟中国站在一起,嘉宾觉得中共在全球搞统一战线这个方式,会不会对美国有所压力,让它放松对北京的制裁呢?贺兰若:贺江兵先生认为,这个是单边思维、直线思维,也可以说,就是过去那种传统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那是不对的!嘉宾认为,美国跟欧盟也好,跟日本的贸易争端也好,它是属于简单技术型的,属于技术争端,它跟中国的区別是本质的区別。习近平第一个任期的末尾到第二个任期的开始,会有比较大的动作。这个大动作的信号应当在十九大前释放出来。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到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执行总编陈小平博士,让他来给我们的听众介绍明镜集团总裁何频对与习近平同为“红二代”的罗瑞卿大将的儿子罗宇的专访。这期专访登载在最新出版的《明镜月刊》第83期。习近平第一个任期的末尾到第二个任期的开始,会有比较大的动作。这个大动作的信号应当在十九大前释放出来。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到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执行总编陈小平博士,让他来给我们的听众介绍明镜集团总裁何频对与习近平同为“红二代”的罗瑞卿大将的儿子罗宇的专访。这期专访登载在最新出版的《明镜月刊》第83期。法广:习近平六中全会“核心”加身,不少舆论认为,中国政治将进入强人时代,出现不可逆转的大倒退,《明镜月刊》最新一期登载的明镜集团总裁何频对“红二代”、罗瑞卿大将的儿子罗宇的专访却认为习近平的底牌是民主。罗宇先生有什么依据支持他这样看呢?陈小平:从何频先生对罗宇的采访看,大习近平十岁的罗宇跟习近平并没有什么深交。之所以有习近平的“民主底牌”一说,是因为他认为习近平父亲习仲勋“是比较有民主思想的”。因此,习近平“沾点习仲勋的气儿,也会走民主道路。"罗习两家交往时间很长,这使罗宇有独特的机会观察习近平的父母并得出他的结论。罗宇说,“我离开中国是从深圳离开的,我离开中国之前见的最后一个领导人就是习仲勋。”这个时候的习仲勋因为反对邓小平整胡耀邦,被当作精神病软禁在深圳。法广:赵紫阳去世的时候,习仲勋的夫人齐心以她的名义带着家人送了一个花圈,这一举动引人注目。有一说法是,齐心在北京的高级干部家属圈里是有思想和政治见解的,对习近平也有比较大的影响?陈小平:习近平的母亲对习近平的影响也确实比较大。罗宇说,“这就是为什么别人都说我对习近平存有幻想,其实我就是觉得他的父母对他的影响就会使得我对他有信心,他的底牌还是民主。”法广:既然说到习近平的父母对他的行为影响,从目前习近平的表现看,似乎完全看不到他爸爸和妈妈对他影响的任何影子,而且,在巨大的权力面前,父母的基因或者说家教似乎无法抵制住巨大权力对他的诱惑,早就有人将习近平比作中国的皇帝,罗宇先生又如何解释呢?陈小平:在罗宇先生看来,习近平大权独揽是因为他第一步得先拢权,因为他周围的人都不支持他,他有了权,才能有他的目标,所以,习近平的目标不是当几天皇帝。如果习近平只想当个皇帝的话,他不会反贪腐,他是想干点事情的人;罗宇也认为,习近平不会回到那个让他爸爸挨整的毛泽东时代。法广:既然习罗两家关系不错,罗宇知道习近平会接班吗?陈小平:据罗宇在采访中提供的信息,他对习近平成为今天的中共接班人完全没有想到,有点惊讶。罗宇说,习近平在福建时,并不是中共细心培养的对象,而且习近平在福建当官,对赖昌星大案似乎不可能一点不知道。法广:习近平不仅抓权,还把中国社会的官僚、经济和知识精英都得罪光了。罗宇先生又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陈小平:针对这个方面,罗宇在接受《明镜月刊》记者何频采访的时候,提出了一些不同看法。他认为,官僚精英都是贪腐的,所以说习近平怎么能不得罪呢?商业精英呢,大概也没有几个真正干净的,第一桶金都是和官僚勾结的。至于知识精英,还得分开说,首先是,当权者对知识精英的打压确实是不合理的,另外,当今中国没有几个有像俄国当年知识精英的那种骨气。对于习近平镇压律师,让他们去电视台认罪、强迫失踪,罗宇说,开始呢,他只是觉得是习近平顾不过来,认为是倒习联盟给习近平脸上抹黑,添乱,后来呢,看起来也不像,好像习近平还是知道的,或者甚至还是习近平默许的,在这方面,他对习近平有点失望。法广: 既然对习近平失望,如何还判断习近平有“民主底牌”呢?陈小平:罗宇先生是这样解释的;尽管他对习近平有失望,但还是对他抱有幻想,习近平是个聪明人,他除了逐步有序的民主化外,没有出路 包括他个人和他的家庭,中国也好,中共也好,如果不是逐步有序的民主,都没出路。 法广:罗先生在这里说的习近平的“有序民主”有什么具体所指吗?陈小平:罗宇先生认为,习近平第一个任期的末尾到第二个任期的开始,会有比较大的动作。这个大动作的信号应当在十九大前释放出来。 此外,习近平不会指定接班人了。他会在年把的时间,透露出他想怎么办,他或者可以通过建立选举制度,或者建立总统制来引导中国融入世界民主大潮。如果习近平在大权独揽之后要往专制那个方向走,就只有一条路,就是垮台。而且任何一件很小的事情,像齐奥塞斯库遭遇的那样,就会引起很大的动乱和垮台。

抖音用户可以屏蔽外人看吗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自从加冕为“核心”后,不但独揽党政军大权,还把本来应归国务院领导的经济领域也紧握在手中。外界因此一度传出所谓的“府院之争”和李克强被架空等等说法。但是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全国两会上,习近平主张“党治”的经济路线却完全没有被提及,取而代之的则是李克强的混合所有制改革经济路线。本期“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外参》杂志主编贺兰若女士,给大家详细介绍最新84期《外参》独家内容:中共党内达成妥协,习近平牢控政治,经济大权交还李克强。法广: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7年全国两会上做的年度《政府工作报告》,通篇都没有提及习近平主张“党治”的经济路线,这在习大权独揽的当下引起了外界关注,请问本期《外参》杂志对于此事做出何种解读呢?贺兰若:在2015年夏秋相交之际,人们明显地可以看出中国存在着两条不同的经济路线,一条是习近平的经济路线,主张通过“党治”来改革国有企业,把党的组织渗透到国有企业每一个层次中去;另一条是李克强的经济路线,主张混合所有制改革,也就是不刻意将国有企业做大,而是该倒闭的就倒闭,然后对生存下来的国有企业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 本期《外参》杂志援引美国经济学教授张欣的分析认为,自2015年到十八届六中全会以前,习李两条经济路线一直是共存且相互斗争的;但是自十八届六中全会之后,习近平的经济路线就不怎么再被提及,取而代之的是李克强的经济路线占了主流。这个趋势能够很明显地从李克强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看出来,其中完全没有提及半点习近平的经济路线 即党治经济。 法广: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习近平的经济路线被放弃呢? 贺兰若:张欣教授在接受採访时做出推测认为,“党治”显而易见是无法挽救中国经济现状的,因此习近平的经济路线应该是在党内遭到了反弹;于是中共内部达成了某种妥协和共识,那就是在政治方面,习近平的权威被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但是把经济方面交给李克强主管。 法广:这么说中国现在出现了政治核心与经济核心的二分现象?这对于中国经济是一个有利的,还是一个不利的信号呢?另外,李克强执掌经济,但他并不是政治核心,他的经济路线能否得以执行呢? 贺兰若:政治核心与经济核心的两分确实是李克强要面对的一个大问题,而且,目前的政治环境对经济发展是不利的。比如说雾霾,老百姓普遍认为,雾霾主要是由于工业污染造成的,但其实雾霾属于“公共品”,并不能单纯通过经济手段去解决,而需要从政治层面治理。 还有李克强之前曾经大力推广的“互联网+”,互联网经济是需要建立在良好的互联网环境基础上的,但是中国政府对于互联网的管制日益严苛。另外还比如金融领域,你想要改革,想要有效监管,都不可能单纯通过经济手段达到,而需要从政治层面入手。 对于如今中国政治环境日益恶劣的现状给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李克强肯定是不可能具体正式地指出,因此只能在字里行间予以暗示;例如他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多次提到“法治”的问题;还指出中国经济目前正处于“爬坡过坎儿”的关键时期,那么这个坎能不能过去,就不好说了。 虽然习近平似乎放弃了在微观上管理经济的企图,也不再推行“党治”国企;但是即使李克强在一定层面上得到了经济的领导权,他能做的也只限于技术层面,非常有限。最为关键的是,李克强执掌经济的权力是习近平给的,万一哪天习近平觉得李的经济路线和党的路线不符合了,很有可能就会像之前毛泽东在1957,1958或者1966年那样,将经济大权收回去。 法广:在本次《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将2017年中国经济增长目标定在6.5%,创下了30年来的新低,这反映出一种怎样的经济领域信号呢? 贺兰若:中国过去的高经济增长数字是有水分的,很大一部分都是靠基础设施建设刺激;这样的经济增长,品质是值得质疑的。李克强此次将中国经济增长指数定在6.5%,适当挤乾了一些水分。

抖音用户可以屏蔽外人看吗2016年6月24日至26日,美国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普林斯顿中国学社等机构,在洛杉矶共同举办了“毛泽东遗产和当代中国”国际研讨会,《新史記》杂志从这次研讨会收到的论文中选出了十多篇,推出了“文革50年珍藏本”。这次“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明镜集团总主笔高伐林先生来介绍这期“文革50年珍藏本”和相关情况。2016年6月24日至26日,美国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普林斯顿中国学社等机构,在洛杉矶共同举办了“毛泽东遗产和当代中国”国际研讨会,《新史記》杂志从这次研讨会收到的论文中选出了十多篇,推出了“文革50年珍藏本”。这次“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明镜集团总主笔高伐林先生来介绍这期“文革50年珍藏本”和相关情况。法广:过去明镜旗下的杂志很少采用“珍藏本”的形式,《新史記》杂志出版这一期“文革50年珍藏本”,是想表明对反思文革的重视?高伐林:是的。这期“文革50年珍藏本”,也就是文革50年论文专号。这一动议,是今年年初由明镜出版集团总裁何频先生与文革50年国际研讨会主要筹备者之一宋永毅教授商妥的。众所周知,1966年中共发出发动文革的“五一六通知”,今年整整50周年了,文革结束,则是整整40年。人们的习惯心理,对逢五逢十的纪念日格外重视,半个世纪更是一个大日子,人们很自然地会在这样的纪念日前后投以更多的关注。对这一点,中共执政者非常清楚,从1981年6月中共做出《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文革下了一个“彻底否定”的结论之后,就此合上了文革这一课题的卷宗,百般限制、禁止。而今年更是空前严厉,三令五申封杀关于文革的讨论。官方没有举行任何纪念活动,官媒也一片沉默。只是到了5月16日深夜12时,人民网发出署名“任平”的评论,题为“以史为鑑是为了更好前进” 都不敢出现“文革”字样!文章重申原来的官方结论:文革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这样的发表时间,这样的文章标题,显然有其苦衷:官方不得不表这么一个态,但又想尽力不让中国民众知晓。法广:官方为何如此害怕关于文革的话题呢?高伐林:当局既想避免再次爆发文革、危及他们自身,又想保住文革的发动者和领导者毛泽东,抱着这样互相矛盾的动机,近40年来一直将文革列为禁区,使文革这样重大的历史事件煮成了一锅“夹生饭”,真相没有彻底揭露,病根未能深入剖析,遗留了大量这个“谜”那个“谜”。这就导致在文革问题上无法凝聚全民族的共识,发展到今天,文革已经成了撕裂左右两派民众的焦点话题,尤其是国内左派民众更为活跃,5月2日晚上,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红歌晚会”,开场所唱的就是文革中最流行的《大海航行靠舵手》,海内外纷纷质疑:习近平是否有意要再来一次文革?当局害怕这个争论一旦扩展开来,控制不住.法广:国内既然不能充分讨论,那么海外学人就得更多地承担使命了?高伐林:是呀,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推出这一期“文革50年珍藏本”的原因:明镜集团和《新史記》的负责人认为,在国内媒体和学界被严密文网钳制、不得发声的情况下,海外媒体责无旁贷,理应帮他们、代他们发出更强烈的声音。这期杂志上的作者指出,文革这样“史无前例”、影响深远的重大历史事件,是果,又是因:既是中国各种政治、社会和文化的矛盾大爆发的产物,又深刻地影响了50年来的中国现实走向和未来发展趋势,如果把文革变成一个“黑洞”,不准窥视,只能绕道,中国的未来必然还会再遇到大灾难。法广:这期《新史記》的文稿是怎么获得的呢?高伐林:今年6月在洛杉矶举行文革50年国际研讨会,被称为是今年最高规格、学术水平最高的全球性研讨会。来自美国、中国大陆、加拿大、日本、德国、港澳的60多位学者,提交了很有份量的论文。还有一些国内学者由于各种原因未能与会,也向会议提交了论文。明镜集团包括《新史記》杂志,派出多人全程参与,为会议全程录影、录音、拍照,在上连载、连播。总规模近百万字的会议全部论文,也将由明镜出版社出版,有学者说,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文革研究的总结。《新史記》篇幅所限,不可能呈现这次会议研讨的全貌,从中撷取了20万字的论文,我们相信,会引起关心文革、也关心中国前途的读者的高度兴趣。法广:《新史記》选出了哪些学者的研究成果呢?高伐林:这期《新史記》,有好几位大陆学者的研究成果,像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唐少杰的《毛泽东文革意识形态悖谬》,北京红卫兵运动研究者米鹤都的《大院文化:红卫兵思潮》,上海大学历史系教授朱学勤的《“造反派,真的反了吗”》,都很有深度;还有其它国家学者的成果,例如:东京日本大学政治学副教授日吉秀松的《毛泽东搞文革就是搞家天下》,日本静冈大学人类学教授杨海英的《毛泽东为何要屠杀蒙古人》,加拿大维多利亚讲座教授吴国光的《文革中的选举:基于中共全国代表大会的研究》……从他们这些论文的题目,我们不难了解其大意。法广:作者和涉及的领域相当广。美国学者呢?高伐林:更多的学者来自美国,像加州大学河滨分校讲座教授Perry Link(林培瑞)的《意识不到的毛泽东遗产》、加州大学图书馆教授宋永毅以独特视角透视林彪事件的《变异的皇太子政治》,《华夏文摘·文革博物馆》主编华新民,以文革风云人物为标本进行剖析的《蒯大富的“崇毛”和“怨毛”》,明尼苏达州诺曼学院教授丁抒反思陶铸一步登天又万劫不复命运的《毛泽东的政治斗争手段》……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博士、独立研究者程晓农的《工人阶级:从“领导一切”到失去一切》,在我看来,可以成为澄清当前左派民众迷思的一剂清醒剂;独立研究者丁凯文的《毛泽东控制军队的阳谋与阴谋》再次仔细梳理了解放军与文革的复杂关系;宾州约克学院图书馆教授周泽浩的《亡灵:中共政治运动中的受难者》别开生面,指出文革的受害者不仅是当时的亿万生民,甚至涵盖古往今来的死者。何频在会议开幕式上的致辞《中国政治错乱的根源》,也作为这期杂志的卷首语,他指出,文革浩劫是“双重性的恶果,一个表面已经结束,但是很多真相仍然被掩盖;一个正在进行,没有人知道后果如何”。而要尽早结束中国没有文明性、确定性的政治,让更多人知道中国恶劣政治的根源,“这是追究历史的真相,也是启动现代的文明”。

传统媒体、出版机构怎样面对网络时代的冲击?有的关门大吉,有的转型为新媒体,有的将新旧媒体进行揉合。在海外颇具规模的新闻出版机构明镜集团,今年11月8日推出了明镜电视,将明镜出版物、的内容加以整合,形成多种内容分合的新媒体。今天“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明镜集团总主笔高伐林来介绍一个例证。法广:高伐林先生,明镜出版了美国华人学者冯胜平的《上书习近平》,最近你们在电视节目中采访他,他进一步披露所谓“江青《红都女皇》”是一个“乌龙事件”,为什么会这么说呢?高伐林:冯胜平的《上书习近平》一书,包括时论、史论和杂论三个部分,史论中,他剥茧抽丝地分析了中共党史中一些似是而非、或者疑而未决的话题,江青《红都女皇》事件就是其中一例。在最近的“历史明镜”电视节目中,我作为节目主持人,邀请他出镜,介绍他对这一疑案的探索考证。法广:过去一些书介绍,《红都女皇》是文革中在海外出版的讲述江青的一本书?高伐林:经历过文革的人还记得1973年全国追查“政治谣言”。文革后批“四人帮”揭发,江青1972年接见访华的美国维特克女士,对她大肆吹嘘自己“革命经历和功绩”,希望她像美国记者斯诺写《西行漫记》那样写一本书。后来在香港书摊出现一本《红都女皇》,内容荒诞不经。中共研判,这就是维特克为江青树碑立传的书的中文版。军事科学院的范硕少将有鼻子有眼地说:中央命令外交部不惜重金,买下版权,将书火速送回国内,上呈毛泽东,毛阅后大怒。《中华人民共和国实录》一书也描述:毛批示:“孤陋寡闻,愚昧无知,立即撵出政治局,分道扬镳。”将该书内容定为“政治谣言”,防止扩散。《红都女皇》成为打击江青的政治武器,华国锋后来一次讲话甚至称维特克是美国情报局的。法广:事实是不是这样的呢?这位维特克是不是写出了一本江青传记呢?高伐林:维特克先后在斯坦福大学、芝加哥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求学,拿到博士,在大学当教授。她的确访华,的确见到了江青,的确写了一本江青传记,书名是《江青同志》(Comrade Chiang Ch'ing)。但她的书,1977年才在美国出版英文版,那时,毛泽东已经去世一年了。这本书是一本严肃的历史专著,从书名到内容,都和“红都女皇”八杆子打不着。冯胜平八十年代初期到美国留学,在普林斯顿大学攻读政治学博士,这本书是他的参考书之一。此书直到2006年才在香港出版了中文版,书名叫作《红都女皇:江青同志》 显然,书名挂上“红都女皇”四个字,是出于商业上迎合中文读者市场的考虑。法广:那么,是不是有这种可能:当时维特克要写江青传,而香港又出了这么一本书,于是有人就误以为两者是一回事?高伐林:人们确实一度这么推测。中国有位叫张颖的女外交官,在维特克访华时全程陪同她,江青与维特克前后共谈了60多个小时,她都在场,文革后写了一本回忆录《外交风云亲历记》,书中披露,当时听江青讲就觉得十分荒诞,江青对维特克许诺,讲话记录整理出来送给维特克,外交部人员觉得不妥,请示周恩来。1972年底,周恩来召集有关人员开会宣布:“已经请示毛主席,记录不必送给维特克女士,一切工作都停止,所有记录稿全部清理封存。”张颖辟谣:《红都女皇》和《江青同志》“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回事”,谣言源于两本书的混淆。但冯胜平考证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法广:他考证的结果是怎样的呢?高伐林:冯胜平发现,只有朱德的孙子朱和平等个别人说看过香港版《红都女皇》;其中只有张颖一人声称:“当时香港确实出版过一本名为《红都女皇》的书,‘文革’以后我阅读过。”而中外那么多文革研究学者,没有谁读过此书;冯胜平在电视节目中说,他查阅了普林斯顿、哈佛、哥伦比亚等大学,以及美国国会图书馆目录,都没发现此书;最后他向文革资料权威宋永毅求证,宋曾专门查阅过香港图书总目录,根本就查不到《红都女皇》。那位范硕少将说“火速送回国内,上呈毛泽东”,显然也子虚乌有。毛泽东那么重要的批示,在《建国以来毛泽东重要文稿》中不见记载。整个“《红都女皇》事件”就是一个大乌龙。法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高伐林:冯胜平在电视节目中说,能从《红都女皇》谣言中得益的,只有林彪军人集团和周恩来官僚集团。但1972年林彪已死,军人集团全军覆没,其残余党羽并不控制外交、情治系统;那么有动机、也有能力导演此剧的,非周恩来官僚集团莫属。刚才说到的张颖及其丈夫章文晋,都是周恩来信任的人,他俩的婚姻,是周恩来做的媒。在林彪集团垮台之后,周恩来及其手下感到江青势力步步紧逼,有很强的危机感。周恩来本人不可能无中生有编造“《红都女皇》事件”,但他的手下人难保不会用这种办法来反击,以“出口转内销”的方式影响高层政治,《红都女皇》开了先例。法广: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明镜电视节目与你们出版的书刊有很密切的关系?高伐林:是的。冯胜平先生是位学者,过去通过写文章表达思想;这次上电视节目,他感觉很新鲜。明镜集团成立四分之一个世纪以来,已出版有上千种图书、数百期杂志,发展到拥有11份杂志、七家出版社,汇聚了一大批各方面的专家作者队伍。明镜找到了一种新的方式 通过社交媒体上的电视节目,来更广泛地传播他们的思想学术结晶。明镜电视不只是一个单一的电视播放平台,正在建立多个电视频道,其中一家名为明镜电视历史台。我们通过这种方式,将精英的成果与大众的需求结合起来,更有效地利用资源,激发更多读者和观众进一步探索历史、认识现实、瞻望未来。抖音用户可以屏蔽外人看吗




(棋牌泛目录)

附件:

棋牌专题推荐


© 抖音用户可以屏蔽外人看吗_棋牌直播 联系我们

棋牌投注棋牌直播!

棋牌: